【副八】齐八爷的自动售货机

  春节将至,以往九门之间都要提前互送新年礼物,以求个好彩头。刚过腊八节,一贯神神道道的齐八爷就将请柬送到了各门府上,说是得了个西洋玩意“如你意”,只要将新年愿望连同祝福塞进去,就能得偿所愿。

  二爷和夫人丫头来的最早,一进香堂就看到一个高6尺,宽3尺的银白色柜子。两人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半天,走到书桌前,拿过纸、笔,写完晾干,塞入柜子的空隙处。齐恒站在一旁,早就看到了两人所写,悄悄招呼小满过来,将客房中放置的一套京剧头面端来。

  二爷和夫人接过齐恒递来的礼物,看红色丝绸上隐隐有“二爷”两字,知道这是齐恒早就备下的,还偏要说什么“如你意”,一面暗笑他小孩心性,一面夸他,真是慧眼识珠,竟真能淘到这样的好东西。

 

   二爷还没夸完,那边狗五就进来了。狗五也不客气,将红包塞入柜子空隙里,说,我是个粗人,不会舞文弄墨,就想给我们家三寸钉找个伴,不知道老八这个“如你意”能给弄一只不?

  齐恒嗯了一声说,不必多虑,已经到你府上了,回家去找找吧。

  狗五一听大喜,顿时忘记多次被齐恒戏弄的往事,急匆匆就往家赶,等回到家看到门口蹲坐的一只身高3尺的藏獒时,才开始气的骂娘。

 

  这边,陈皮又走进了香堂,齐恒一看是他,站起身说,不用写了,我知道。陈皮吊着眼睛,说,臭算命的,这也能算到?齐恒一招手,小满提着礼盒就递到了陈皮手中。陈皮打开一看,满满一篮子糖油粑粑,气哼哼的说,臭算命的,你想腻死我呀。

  接着进来的霍锦惜笑得合不拢嘴,说,那我也不写了,八爷算算我想要什么?

  齐恒神秘一笑,说,女人没有爱情,也要对自己好一些。正所谓,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大上海各式化妆品一套。小满快拿来。

  看着霍锦惜的脸色由晴转阴,陈皮在一边说,算命的,你这张嘴,活到现在算你命大。

 

  齐恒拱着手,说,承让承让。又在那里掰着手指算还有谁没来。佛爷忙于军务,三爷坐轮椅来得慢,六爷最是逍遥快活,也不知道准备的新衣服合不合身,小九怎么还没来?

  

  正想着,张副官从外边走进来。朝着其他几门点头问好之后,就转向齐恒说,八爷,佛爷让我来看看你又整什么幺蛾子?

  齐恒气鼓鼓的说,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呀。你看看这些爷心满意足的样子,就知道我做的是正经事。

  小副官扫了一眼,说,哪有心满意足?我怎么看是哭笑不得。

  齐恒说,要不你试试?

  

  这两人见面一向如此,言语调笑,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俩互相之间的那点小心思,可惜当事人傻的可以。想到此,周围众人都带了点看好戏的神情。

  霍锦惜拉过小副官,附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就看到一向严肃矜持的小副官,脸上竟然飞起了红晕,还从脸颊一路染到了耳垂。

 

  他走到书桌前,拿起纸笔,晾干后,又回头看了霍锦惜一眼,有些踌躇不决,又磨蹭了些时间,才塞入柜子空隙。

  齐恒看他这番作态,心中暗忖,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难道小副官和霍三娘要私定终身?他心中打鼓,小副官刚才塞进来的那张红纸,拿在手里,几乎要展不开了。抖抖索索的展开,才发现上边写着,我想要个心上人。

  齐恒心里暗骂一句,还真让自己算准了。啥玩意?要是有这本事,八爷我自己先用了,还轮得到你这个小副官。又想到这小副官对自己看来全无情意,见面就找茬,并不是为了找自己搭话,原来真是正儿八经看不惯才怼自己,不禁悲从中来,吸着鼻涕说,张副官,我这没有。

  陈皮在一边嚷嚷,还说什么如你意,你这破玩意不行啊。连张副官的愿望都满足不了,一会张大佛爷来了,不是更玩完?你呀,等着吃枪子吧。

  

  齐恒心里又难过又委屈,从柜子后面跳出来说,张副官,这个你要吗?

  小副官那还容他多想,一把抱住,说,我要的就是这个。

  

  姗姗来迟的佛爷、三爷、六爷、九爷堵在门口,小满满脸冷汗的解释,上午用的人太多,还来了个大变活人,“如你意”坏了,各位爷对不住了,明日我们八爷上门赔罪。

  拿着大刀的六爷说,这西洋玩意质量就是差,怎么才用了半天就坏了,真是国货当自强啊。穿着洋装的九爷和坐着轮椅的三爷表示,西洋也有好东西,只是老八不会挑。佛爷一言不发,真不该派副官来,应该推掉军务,自己来。  

  自动售货机上世纪五十年年代才开始广泛使用,只是觉得好玩,不要深究哈。

 

评论 ( 13 )
热度 ( 63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