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吐槽

这些话,我在不言吾和陈风下面也评论了。但还是忍不住想单独开个贴。

张日山可是活了一百多年了啊,他不是个小青年,从民国到新中国,再到现代,经历了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经过这么多风浪,还能保有九门,还能有穹琪公司,该多么老谋深算,胸有城府。身边不说保镖看护医生如云吧,起码也应该有几个贴身的,最亲近的人。

就连台湾那种最脑残的言情剧,塑造个霸道总裁都知道必须管家,必须有几十年跟随的保姆看护,还有几个死党忠心跟随。现在好了,我们张会长居然是个光杆司令,手边的人居然是只有吴邪的手下坎肩,南风那里刚刚要来的罗雀,我就问怎么会混的这么惨!

而且您是会长,公司的总裁,真的有必要靠武力征服和约束手下那些不服...

被炸出来了。沙海来了!

不言吾:

麻麻!!!
我要爱他一辈子!!!
我非他不嫁!!!

图源:微博水印
侵删!!!

@steamshen 收到了太太的本本。兴奋之情无以言表,今天是快乐的一天。黑色的硬皮本本,从尺寸到版式都非常的精美。拿在手里阅读有一种不同于在电脑上看文的快感。两篇文都带着浓浓的宿命意味。每个人的生命底色都带着沉重的黑色,包括看似乐天知命、无欲无求的齐八爷。但是内心肯定又都是五色斑斓的吧,要不然那里会有这么多爱恨情仇,求而不得,辗转反侧呢?所以在本本旁边放了一把五色彩铅。文真的超好看,真的好文常常让人不忍心做文笔与情节构思的分析,像是看到一个心仪的美女,在深陷爱的漩涡中,绝不会想到分析她的眼睛够不够大,身材够不够标准一样。今天忙到飞起,明天有时间再仔细拜读。非常非常感谢太太寄来的本本,敬佩...

小祖宗出的图够我画到下一部剧了。

美少年趁着青春正好,多留下些影像,留待以后的岁月里细细回想。

第四张。

【副八】长相守冬日残阳

  人的萌点大概就那么几个。喜欢久别重逢的戏码,喜欢久别重逢又因为某种原因,不能或者不愿相认的戏码。一言蔽之,全是俗套。只是为了证明我还爱着副八……

  齐恒正在卧房里斜靠在床上看书,小满进来回报说,张副将求见。齐恒把书放下,挑了挑桌上的烛芯,问,哪个张副将?小满回,大王刚刚封赏的骠骑大将军手下的副将。

  齐恒的心不可觉察的跳了一下,说,就说我已经睡下了,改日我再登门拜访吧。

  小满说,您之前已经吩咐过了,我依样回复了。可张副将说了,如果你不肯见,他就不走了。外面大雪纷飞,甚是寒冷。再说了,若是被人看到张副将在门口久不离开,不知朝中那些闲人如何议论呢?

  齐恒伸出手指,点一下小满...

让人有画画冲动的美少年啊。太喜欢他的眼睛和兔牙了。太有个人特色。

我本来是很嫌弃男生留这种发型的,但是这组照片出来之后,我动摇了。

野玫瑰(周学普译,搭配威纳之作曲)

男孩看见野玫瑰,荒地上的野玫瑰,

清早盛开真鲜美,急忙跑去近前看,

愈看愈觉欢喜,玫瑰 玫瑰红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男孩说我要采你,荒地上的野玫瑰,

玫瑰说我要刺你,使你常会想起我,

不敢轻举妄为,玫瑰 玫瑰红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男孩终於来折它,荒地上的野玫瑰,

玫瑰刺他也不管,玫瑰叫著也不理,

只好由他折取,玫瑰 玫瑰红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终于画了我最爱的小兔牙,画到头发的时候已经没劲了。自从看到扎小辫子的铭恩,我又拿起了丢弃多时的素描本。这就是花痴的力量。

周末有时间素描了一张。下次涂个露兔牙的。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