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春心荡漾(3)

  电梯:(1)(2)

齐恒从老板椅上站起来,忙不迭的调小了手机的音乐,说,吴老狗走了?我怕出去撞见他,所以一直在你办公室躲着,没耽误你事吧?

  张日山瞟了一眼门口的陈皮,说,没耽误。他刚走。

  齐恒哦了一声,说,那我也走了。谢谢啦。张日山点头说好,皱着眉看着齐恒从门口走了出去。

  陈皮坏笑着说,把人家晾在办公室,白等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送送,太没有礼貌了!张日山看着陈皮不怀好意的笑,说,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陈皮说,哪种关系?我说啥了?张日山,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刚才那个眼神暴露了你的狼子野心,这么多年终于有个看上眼的了,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到时候别后悔。

  张日山说,这种傻白甜,谁喜欢?

  陈皮吊儿郎当的说,你不要?真不要?那我去追了啊~他转身做出要追出去的姿势,张日山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说,到吧台去,帮我看着场子,随后跑了出去。

 

  齐恒从酒吧里出来,站在门口准备拦一辆出租车,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回头看到了气喘吁吁的张日山。

  他歪着头看张日山,夜色很深了,街上很多店铺都已经打烊,酒吧所处的地势比较高,可以看到很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齐恒心中忽然生出了很奇异的感觉,整间酒吧就像是遗落在人间的小小、五颜六色会发光的玻璃魔盒,而面前站着的张日山就是这个魔盒的主人,自己就是被魔盒的主人吸引而自愿献身的凡人。献身?他的脸不可遏止的红了起来。张日山忽然伸过手来在他的额头上碰了一下说,刚才没喝酒啊,怎么脸这么红?是不是等的时间太久,受凉了?

  齐恒的心猛跳了一下,想,果然是高手,真是会撩!回了回神,说,没有没有。这么着急喊我有事吗?

  张日山说,还想和你聊聊吴老狗的事。听吴老狗说你刚从国外回来?

  齐恒嗯了一声,警惕的问,他还说什么了?

  张日山看他受惊的样子,说,别害怕,我什么也没说。他问见没见到你,我说没见。

  齐恒松了一口气,想要转移话题,佯装抱怨的说,这里好难打到车。

  张日山问,你住的地方远不远?要不要开车送你?

  不很远,你做老板的,不用在酒吧里看着吗?

  陈皮在,没人敢闹事。

  齐恒的鼻尖凑近了张日山的脸颊,停了一会,拉开距离,说,算了吧,你身上有酒味,你开车我不放心。我往前走走,也许那边更好打车。

  张日山跟紧了齐恒的脚步说,我送你回去吧。像刚才歌里唱的一样,我们也在长沙的街头走一走,怎么样?

 

  两个人沿着马路走了大概十多分钟,走到了一个公园门口。齐恒抬着头,看着公园门口高高挂着的标识牌说,我在国外都没有夜生活,晚上天一黑就老实在家呆着,怕不安全。

  张日山嗤的一声笑说,怕劫财还是劫色?

  齐恒也跟着笑,劫财劫色都不怕,就是怕为了一点小钱丢了性命,我还想为祖国多做点贡献呢。

  贫嘴!

  齐恒凑到张日山耳边问,公园晚上也这么热闹吗?我看到好些个年轻人从门口往里走,是不是有什么个人组织的演唱会之类的活动?

  张日山压低声音说,想知道?跟着我,别说话。

  齐恒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眼睛里露出惊恐的神色,说,你是这里的地头蛇,我初来乍到,你可要罩着我呀。

  张日山一扯他的衬衫衣袖说,没那么危险,不用怕。他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夹在嘴唇上,头冲着齐恒点了一下,和他拉开了一些距离。

  两个人一前一后不一会就走到了一块开阔的地方。几间连接在一起的木质小房子,周围是木质的长椅。

  张日山还没靠近,就走过来一个年轻人,凑得很近,手里拿着打火机,递给张日山,问,需要点火吗?张日山微微笑了笑,把烟从嘴上拿下来,回身指了指齐恒,齐恒紧走几步,靠近了张日山。

  年轻人上下打量着齐恒,有点遗憾的把打火机攥在手心里,从兜里掏出一个类似于名片的小卡片,往张日山的手心里递,一边递一边说,可以随时联系我,任何时候。张日山有点不耐烦的推了一下,也不说话,往齐恒那边看。年轻人也不生气说,没关系,我不在乎。齐恒就是再蠢点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何况他还不蠢,他随手接过名片,嗤嗤撕成了几片,说,我他妈在乎。年轻人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转身朝里走了。

  张日山轻笑出声说,好了,看也看过了,走吧。

  齐恒眨巴着大眼睛说,哟,你对这里挺熟悉的嘛,常来?

  张日山说,第一次来。看你好奇,才带你来看看。

  第一次来就这么熟练,知道怎么招人?

  张日山皱了下眉头说,酒吧里的那些人喝醉了酒什么不聊,我知道这些一点不奇怪吧,你要是好奇,市里的其他交友场所在哪里,有哪些规矩,我都能给你说个一清二楚。

  齐恒摆着手,算了吧,我可是个洁身自好的人,对乱搞没兴趣。他跟着张日山往外走,走了几步,说,心里总觉得不舒服,我刚才是不是被无视了!把你的烟给我,在这等我一会。他也不等张日山反应,从手指上把烟抽出去,叼在嘴上,一边解开衬衫的第二粒纽扣,转身往里走。

 

  张日山在树底下等着,看着齐恒在人群中穿梭着,从烟盒里又抽出一支烟,自己点上,他觉得人群里的齐恒好像和他昨天见到的不太一样,没有那么乖,那么纯,他有点看不懂他,这倒是更加激起了他的好奇心。

 

  齐恒从人群里走出来,走近了,冲着张日山挥了挥手里的一叠名片,喜滋滋的说,战果赫赫呀。张日山一把抢了过去,用拇指捻动了一下说,这就是你说的洁身自好?他的眼神凉冰冰的,就像他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带着锐利的光,像是一把随时可以出鞘的剑,不容人轻视。

  齐恒有点讪讪的,他刚才一生气,忘记了自己的小白兔人设了,就这么把张日山撇在树下,自己去招摇,实在是太扣分了。

  好在张日山也没再继续问他,专心的用打火机把名片点着,白色的名片从边角开始卷曲,一条条橘红色弯曲的线不断收紧,浅白色的灰簌簌的往下落。齐恒跺着脚说,哎,你小心手。手伸过去把张日山手里的残片打落在地上,用脚踩了几下,把火星星踩灭,嚷嚷着,走了走了。

  两个人并肩走在溶溶的月色里,公园里晚风凉凉的,张日山忽然开口问,你在外国的时候,没找个外国男朋友?

  齐恒斜睨他一眼,低下头,抿着嘴,嗤嗤的笑了两声,说,我喜欢吃中国菜,尤其是麻麻辣辣的家乡菜,吃不惯西餐。

  张日山也跟着笑起来,说,所以你喜欢吴老狗那种类型的?就是因为看着比较亲切吗?他笑开的时候,会露出两个小兔牙,显得很稚气。

  齐恒从余光里看他笑,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太他妈好看了,难怪换情人像手机厂商升级换代似的快,一定要收入囊中,这就是我人生的五年计划,不,终生计划。

  张日山用肩膀撞撞他,说,你怎么直咽口水?饿了?

  齐恒赶紧回答,是啊,一提到麻辣两个字,我就忍不住口水,条件反射。在国外的时候,吃不到,我半夜做梦梦见自己在吃麻辣龙虾,麻辣锅,梦突然醒了,气的在床上扇自己嘴巴。做个梦也不让人吃到!

  张日山说,那我就尽尽地主之谊,请你吃顿好的。

 

  齐恒在餐桌上坐定。张日山从美食城的窗口里把一盘盘的好东西端到桌上,坐到桌子对面,说,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各种长沙的麻辣小吃都拿了一些,吃完了,拿着盘子去结账就行。

  齐恒看着面前一盘热辣辣的小龙虾,心里暗忖,刚才在公园的表现减分了,吃饭是加分项啊,是体现自己温柔体贴可靠的好机会,怎么能不表现?他剥掉小龙虾的头尾,拿了一根筷子从虾尾插进去,三两下就把虾剥好放到空盘里,递到张日山的面前。

  看着张日山好像没有吃的意思,他从盘子里捡起一个,递到张日山的嘴边说,尝尝。张日山的眼睛盯着他,齐恒冲他做了wink说,赶紧张嘴啊,你这样我很尴尬的。

  张日山的嘴唇从齐恒的手指上轻轻的擦过去,齐恒感觉一阵麻痒延伸至四肢百骸。他的眼神迷离起来,连嘴里的小龙虾都木木的没有了滋味,他魂不守舍的把手指塞进嘴里,然后一个激灵,脑子里像是突然跳出一个小人,说,齐恒,你在干什么呀,你现在是单纯无知小白花人设,千万不要崩。稳住稳住。他不敢再去看张日山,赶紧拿了几个小龙虾塞到嘴里,然后就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咳嗽。

  张日山以为小龙虾太辣,把自己的水杯推过去说,快喝点水。还有,我刚才忘记说了,你以后见了吴老狗躲着点。你知道他今天晚上说什么了?他说见你是他们家老解同意的,还说要一起照顾你,你说他俩多不要脸!哎,你笑什么?

  齐恒本来偷偷在笑,后来实在忍不住了,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说,吴老狗人很不错的,你别这样说他。

  张日山莫名其妙的说,你竟然还替他辩解,同志圈的名声就是被这些人败坏的。你别笑了,你是不是因为摆脱了他俩高兴啊?

  齐恒笑的前仰后合,心想,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名声如何,你自己的名声就很够呛了,好吗。他的手掌撑着桌子,挣扎着转移话题,说,吃饭的时候,别提他俩了。

 

  齐恒面前的盘子渐渐空下去,酒足饭饱之后,才想起来望着对面,问一句,你怎么不吃?

  张日山正悠闲的四处张望,说,其实我不爱吃麻辣的东西,就为了陪你吃来的。齐恒没听清,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张日山说,我晚上吃过了,不饿。他看着齐恒因为吃了太多麻辣,汗水沾湿的刘海,粉色的脸颊,还有水润红艳的嘴唇。心里默默加了一句,现在好像感觉有点饿了。

 

  两个人从餐厅出来,齐恒还在抚着肚子,念叨着,吃的太尽兴了!张日山问,你家在哪里,时间不早了,我打个车送你回去。齐恒心里一激灵,他现在借住在吴老狗的家里,如果不小心碰上了,那就麻烦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昨天晚上为什么要找那么烂的借口!

  他推辞着说,不用了。你快回酒吧吧,我自己回去就行。我改天回请你啊。我走了啊。他脚步匆匆的跑掉,到让张日山在门口发了一会愣,不知道齐恒到底什么意思。

  齐恒跑过了一个转角,才停下来,他心里嘀咕着,我要搬家,说什么也要搬家。搬了家就把张日山拐到家里这样那样,不忍了,老子忍不了了,去他的清纯小白花,登堂入室好作伴,先吃到嘴里再说以后厮守终生的事儿。 

  @十四 终于有时间更啦。

张日山就这样站在树下,看着齐恒。太好看了,花痴ing,只要有照片,就有更文的动力。

 

评论 ( 13 )
热度 ( 36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