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当时的月亮(3)

电梯(1)(2)

四月

  喜欢一个人是不是每时每刻都想见到他?齐恒一贯平静的心情被张日山打破了。他作息时间一向规律,早上按时起床写稿,下午看书看电影,晚上外出交友或者锻炼,现在却常常坐立不安。

 上午写稿的时候不断走神,确定好的工作量就无法按时完成。到了晚上又亢奋的睡不着觉,有时候紧张兮兮的给张日山在微信上发信息,回复的时间稍微慢一些,他就猜测对方是不是对自己印象不佳,根本懒得搭理自己。两情相悦自然是爱情的最高境界,但是真的会这么巧吗?张日山真的会喜欢自己吗?

 他的忐忑不安在周五晚上到达高峰,几乎彻夜不眠,回忆上次相处时的细节,然后嘲笑自己敏感的过分,患得患失的样子千万不要把张日山吓跑了。

  周六上午上完课,张日山一见他就说,齐老师,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怎么这么憔悴?齐恒躲避着他的目光,说,稿子要得急,编辑催得紧,难免熬夜。

  张日山哦了一声,说,齐老师,上次你请我吃的饭,这次我请你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聊着天进了肯德基,随便点了份双人套餐,就在靠窗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正在吃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急急忙忙推门进来,冲到柜台的位置问,服务员,还有没有鹿晗的海报?原来最近在肯德基点餐就会赠送鹿晗的大幅海报。

  姑娘看见服务员点头,开心的不得了,拿出手机就开始点餐。还没点完呢,一个大概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也冲到柜台前,问了同样的问题。姑娘低下头看着小男孩说,小弟弟,你也喜欢鹿晗啊。看着小男孩点头,姑娘马上兴奋起来,说,你有没有听他最近的新歌,超好听。两个人等餐的过程中越聊越投机,不一会就拿着海报、端着餐盘一起走到座位上,继续热火朝天的聊着鹿晗的专辑啦,造型啦。

  齐恒看着张日山勾起嘴角微笑的样子,心里痒痒的,就好像一片羽毛在心房上轻轻的抚过,轻声问,你笑什么?

  张日山也压低声音说,我笑他们两个,年龄个性差别这么大,竟然因为追星,聊得这么投机。再说喜欢这种虚无缥缈的明星,有意思嘛。

  齐恒摇着头说,明星虽然看不到,但是这种喜欢却是真实的。我们生活的世界有时候空空洞洞的,又寂寞又孤独。喜欢的那个人就像是黑暗中闪烁的光点,想到他的时候即使是心中一暖,也是一种情感的宣泄吧。

  张日山轻微的皱起眉头,说,那为什么不找个现实世界中的人呢?谈场恋爱?

  齐恒目光灼灼的盯着张日山说,如果他一直在寻找的灵魂伴侣迟迟没有出现,出现了又没有知觉呢。

  张日山舒展开眉头说,齐老师,你真感性。不是有句话吗?世上没有完全合适的两个人,只有互相迁就的两个人。比如我明明不喜欢吃番茄酱,但是对方如果喜欢吃的话,我也会跟着吃起来。说完,张日山就把番茄酱的包装撕开,挤到薯条上。

  齐恒咂摸着他的话,想,都说近乡情更怯,我算是体会到了。平时解九老说我是伶牙俐齿,能言善辩,怎么在张日山面前什么灵巧话都说不出呢。我到底是主动表白呢,还是欲擒故纵呢?齐恒一边嚼着汉堡,一边神游,到最后连自己平时看过的写作小说的理论知识都翻上来,一定要给主要人物制造冲突,才能勾起读者的兴趣……

  张日山在他对面摆着手,说,齐老师,齐老师?

  齐恒这才回过神来,说,不好意思。我刚才走神了。我最近有一本文学评论集,你刚才不是说互相迁就吗?我就想作者和出版社也是在互相迁就吧。

  借这个话题,两个人聊了一会出版社的工作。张日山说,齐老师,我们出版社下周六组织春游,还好培训学校下周放假,要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请假呢?

  齐恒咦了一声说,春游?是长沙周边吗?去哪里?

  天际岭国家森林公园。

  听完,齐恒就笑了,说,还真是巧。那边有一片牡丹园,这时候正好是花期,含苞待放特别好看,我和朋友也打算下周六去的。

  张日山狡黠的笑了下说,朋友?是女朋友吗?齐老师的那些女粉丝要伤心啦。

  齐恒叹着气,不是,是好朋友。你呢?去春游,单位允许带家属吗?齐恒问的语气很平常,但是心却跳得很快。

  张日山摇着头,我倒是想带,没有啊。

  齐恒看着张日山桃花眼带笑,浓黑的睫毛黑压压的弯在眼睛上沿,形成漂亮的弧线,随着说话声音的高低微微颤动。他梦中的少年竟然长成了这样漂亮的青年,然而现实的他不是他的。他忍不住问,张日山,你有什么要求吗?他感觉自己的声音发颤,急切之下表达的也不清不楚。

  张日山脸带疑惑的嗯了一声,才双颊泛红的说,温柔大方,会照顾人。哦,对了,女的活的。齐恒听他前面的两句,还面带笑容,听到最后一个定语,笑容渐渐消散。

 

五月

  周六,天气有些阴沉,森林公园的游人并不多。周围雾气很大,同事们都四散开了,张日山拿着手机拍了些照片,有点意兴阑珊,想起齐恒说会和朋友一起去牡丹园。和主任说了一声,就打算去牡丹园看看。

  女同事小时看他悠悠的一个人走开,拦住他问去哪里。听说要去牡丹园,小时兴奋的说,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终于找到一个同路人了。说完,还上下打量着张日山说,咱们两个今天还真是心有灵犀,连穿衣服的品味都相似。

  远远的,齐恒就看到了张日山。他想,他总能一眼就看见张日山,他是他的宝石,透着光,闪着亮,雾气弥漫中也能轻易发现他,姹紫嫣红的牡丹也不过做了他的陪衬。画面有了一瞬间的定格,然后仿佛电影中的慢镜头,他才渐渐看清楚张日山身边还有一个人。再仔细看时,原来两个人竟然穿着情侣装。张日山带了顶白色的帽子,浅粉色的上衣,随意的搭着条浅灰色的围巾,女孩呢,同样的浅粉色上衣,浅灰色阔腿裤,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凉风雾气也遮不住的青春洋溢,明丽动人。

 张日山说,齐老师,我们又碰到了。

  齐恒笑了笑说,森林公园这么大,我们还能碰到,真是巧。小时一看齐恒就说,齐老师,我是小时,是张日山的同事。老早就看过您的书了,特别喜欢您笔下的小少年。

  齐恒说,谢谢。其实我写的人物是有原型的。

  小时吃惊的睁大眼睛说,齐老师,能告诉我吗?是您朋友吗?

  齐恒的眼睛飞速的扫了张日山一眼说,就在我身边。

  小时微微转头看齐恒旁边的二月红,脸上微微带笑,一副我了然于胸但是放心我不会到处乱说的表情。齐恒感觉自己被轻轻的碰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二月红,京剧演员。

  二月红微微点点头。他是个俊秀的青年人,身姿挺拔,常年唱京剧,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勾着鬓角,眼角含情,鼻梁挺直,水红色的嘴唇微微翘着。小时盯着他,嘴里喃喃地说,红老师,你平时在哪里演出?一定很精彩。

  还没等二月红回答,齐恒就抢着说,在长沙京剧院。每周二四晚上,有时间你和张日山可以一起去听,我把地址发给你。还可以提前订票。

  小时受宠若惊的说,太好了。齐老师你人真好。说完就凑近齐恒报上自己的手机号码。

  张日山和二月红两个人都皱起了眉头,低着头盯着凑在一起存号码的两个人。

  齐恒存完之后,挥着手机,说,情侣座会打折的。下周二晚上就有,我给你们两个订上吧。二月红的眉头皱的更紧,他开口说,小恒,你这是强买强卖啊。然后又对着小时和张日山说,年轻人很多都不喜欢京剧,觉得太闷了。你们两个回去考虑考虑再说。小恒,我记得那边有一片粉色牡丹,都说娇嫩如孩儿面,我们过去看看?

  看着齐恒和二月红肩并肩走过去,小时兴奋地说,看到了吗?自古红蓝出cp,这两人简直是美攻美受的典范。太好看了。

  张日山冷冷的说,你不用这么大声,我听到了。他心里一阵翻江倒海,难道齐老师是同性恋,自己心里这么难受,是因为不能接受这种性取向吗?

  小时捂着嘴说,真的吗?我情不自禁说出来啦?刚才是我的心理活动时间,你可不要乱说。

  张日山看着齐恒和二月红绕过花丛,从鹅卵石密布的小径上逐渐走远。

 

  胭脂粉的牡丹花瓣,薄如蝉翼,层层叠叠,花瓣边缘微微卷曲,细细的雨丝拢在花上,好像被雨淋湿的绝代佳人,似乎能感觉到她眼波流转,虽然衣衫湿透,仍然不露怯意,不减国色。

  二月红侧着头看向齐恒说,小恒,你的样子很不对。你平时对着不熟悉的人一向稳重,什么时候这么沉不住气了。你喜欢哪个小家伙?他就是你要找的人?

  齐恒点了下头,因为没有撑伞,头发沾了雨丝,软软的搭在额头,配上他含着薄泪的杏核眼,看上去特别可怜。

  二月红忍不住笑着说,没出息。还没争取就哭鼻子啦。那姑娘又不是他女朋友,你难过什么?

  红哥,真的?你看他俩都穿的是情侣装,还一起逛牡丹园。

  咱俩还一起逛牡丹园呢。你过去问问,他们两个要不要坐我们的车回去?我给你创造机会。

  齐恒眨巴着眼睛,虎牙微露说,红哥,你对我可真好,要不你把我收编了吧,你看我这么可怜。

  二月红拍着他的肩膀说,别胡说。快点去,一会人走了,你可别对着我哭。

  深陷自我怀疑中,但是必须要填坑,这是我的原则。

  

评论 ( 25 )
热度 ( 30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