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七日假期(3)

电梯 (1)  (2)

三、

  对方听到这句话,变得很生气,眉毛搅在一起,两只手死死握住拳头,也许为了压抑怒火,他匆匆的走出了厨房。

 齐恒完全不知道他发火的原因,他是真的没有见过他,这也值得生气吗?那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岂不是要被活活气死?

  不过既然对方已经走了,他也就不客气的开始吃了。太凉了!他把炒锅在水龙头下冲冲,把电磁炉打开,花生油倒进锅里,没一会,油面就起了烟,他把蒸饺倒进锅里,锅里发出了滋啦一声响,他吓了一跳,脸颊鼓起来,嘴唇嘟成了O型。他歪着身体往厨房门口瞧,耳朵好像都支起来了,没听到什么动静,才放下心来。他安心的翻炒着蒸饺,自言自语的说,蒸饺变煎饺,好像也不错。

  吃的差不多了,他扭头看向窗外,这大窗户!如果自己要逃走的话,是不是可以从窗户里跳出去,他悄悄的张望,窗户上没有安装护栏。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趴着窗口朝外看。 

  别墅位于半山腰,他和小满爬了很久的台阶,才来到的。爬山的时候,台阶旁边,五角形的枫叶随着风,摇摇曳曳,红成一片。现在漫山都是黑漆漆的,偶尔有几点星星一样的亮,远处的城市亮成一片,各色的霓虹闪烁,荧光绿、橙红、湖蓝混在一起,好像毫无章法的儿童画。有的地方橙红色比较集中,仿佛在开篝火晚会。

  从窗台上向下看,没法测量距离,看不到地面,如果从窗户跳出去,对于缺乏锻炼的他来说,肯定摔得不轻。他第一次来这里,对于地形完全不知道底细,很难保证自己的安全。他犹豫了一下,这里是二楼,如果从一楼的窗台往下跳,是不是更安全一些。

  齐恒走回一楼,有个房间的门虚掩着,透出微微的灯光。是那个人吗?他推开门,屋里布满了绿植,屋子的中间有两只脸盆大小的乌龟。那个人正蹲在那里盯着两只乌龟。

  乌龟是很长寿的动物,但是想要养这么大却很困难。就像人一样,理论上可以活到七老八十,但是中间会出现各种意外,生病、天灾都会轻易夺走人的生命。他大着胆子凑过去想看看乌龟甲壳上的圈数。圈数越多乌龟的年龄越大。

  他伸出手指开始数,对方轻声说,不用数了,他们都已经八十多岁了。齐恒啊了一声说,比我们都大多了,是我们的前辈。我算算,他们经历了多少事情啊。之前抚养他们的人真是太用心了,现在估计已经去世了。只有他们还活着,真了不起。

  对方说,活得长就了不起吗?你为什么学人类基因?

  齐恒就知道自己的底细已经被对方调查了个底朝天,也不感到奇怪,说,我选这个专业,就是想让人活的更长,这个目标很伟大吧。

  有时候活的长可能是对人的一种惩罚呢,就像你明明吃饱了,还非要把食物塞给你,你恶心的想吐,可你摆脱不了。

  齐恒很生气,你懂什么呀!你这么年轻,身体健康,当然会感觉自己拥有漫长的时间,你想想那些受病痛折磨的人,他们多么渴望生命!如果我的父母可以活的久一些,我们一家会多么幸福!

   自从父母去世之后,齐恒几乎没有和别人吐露过自己的难过和希翼,现在竟然这么口无遮拦的向一个绑架犯抱怨,说完,他自己都呆住了。

   对方显然没有领会他的心理活动,继续按照自己思路说,也许死亡对他们是一种解脱呢,我是说真的。

  齐恒愤怒了,人在自己在意的问题上很容易丧失理智。他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个绑架犯,放我走,我不想和你待在一个房间。

  对方听完,眯起眼睛,轻笑着说,窗口可以打开,而且没有护栏,你可以跳出去啊,你刚才不是都看好了吗?

  你……齐恒想起对方说过,这栋别墅里所有的房间都安装了摄像头,也就是说自己刚才趴在二楼厨房窗口的情景全被他看到了。他不害怕他逃走,似乎是笃定了齐恒不敢跳。

  齐恒扭头看着窗户,黑漆漆的天空里忽然划过一道闪电,要下雨?他明明记得,白天的时候,蓝天白云很晴朗的。如果真的下起雨来,自己从窗户里跳出去简直是作死。

  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对方的声音跟着雷声而来,怎么,不敢?

  齐恒不是个容易赌气的人,可是现在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了,他一个箭步冲到窗户旁边,用劲扒开窗户的玻璃窗,站到了窗沿上。

  对方显然没想到他真的敢,慌忙站起来要拦他。大概蹲的时间有点长,脚步有点踉跄,跌跌撞撞的朝窗户走去。他抬着脸,语气里带着些祈求,齐恒,你下来,我刚才说错了,你别走。

  那种语气不像一个20岁的年轻人,也不像是对着一个被绑架的普通人,而是对着自己爱慕了多年,求之不得的人。

  他靠近了齐恒,一把抱住他,齐恒并不习惯和人身体接近,想要推开他,窗沿并不宽阔,齐恒脚下站立不稳,向窗外跌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你真是作死啊。对方抱住他的手没有松开,和他一起朝着未知的黑暗坠落。

  齐恒忍不住也抱紧了对方,现在他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了。刚才对方是可以松开手的,可是没有,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就感觉到了一阵撞击,虽然有些震颤,但是不痛,因为那个人在落到地面的时候,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他。

  身下静寂无声。天色太黑,齐恒没法看清楚他的脸,只能伸出手去摸索。他的脸是20岁年轻人特有的饱满的充满胶原蛋白的脸,又赶紧去探探他的鼻息,摸索他的后脑勺,干干的,齐恒放下心来,只要大脑没有出血就问题不大。

  不知道内脏有没有问题?齐恒又伸出手指去摩挲对方的嘴角,如果有出血的话,嘴角可能会有血渍。在嘴唇上摩挲了一会,有些湿,但应该不是血,血是比较黏稠的。他刚想收回手,就感觉对方的嘴唇张开含住了自己的手指,湿润的舌头裹缠着手指,一下一下的舔舐着,齐恒的脸颊通红,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指尖流进心脏,让他的心尖尖也跟着痒起来。

  一道闪电经过,天空也跟着亮了起来,齐恒才看见对方的脸,他刚才以为对方有些昏迷,此时才发现对方睁着眼睛正盯着自己。太他妈尴尬了!他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抽出自己的手指,指尖变得凉冰冰的,让他的身体也跟着凉了下来。他不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他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总是搅得他心神大乱的坏人。

  沉默了一会,对方说,齐恒,我现在动不了,你扶我起来吧。看着齐恒没用动,又继续说,你不是差点成为医生吗?医者父母心,你忍心见死不救吗?

  齐恒伸出手扶他,你这么年轻,死不了!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你死不了!

  对方苦笑了一下说,你这句话说的太对了。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你扶我回去,明天我讲个故事给你听。

  齐恒感觉对方的重量压在自己的肩膀上,问,是不是腿疼的厉害,我学过外科,让我看看有没有骨折?

  有些疼,可能扭伤了。问题不大。你在关心我吗?

  齐恒听出对方语气里带着点希望,不忍心让他失望,说,关心啊,医生能不关心患者吗?

(他抬着脸,语气里带着些祈求,齐恒,你下来,我刚才说错了,你别走。)

(这篇文,基本是按照《美女与野兽》的情节走向进行的,1991年的动画版,我数了数,其中美女与野兽单独在一起的情节大概是15处,感情发展的非常自然,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