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矜持(3)

电梯:(1)(2)

  到了楼门口,齐恒说,小山,你打招呼的时候,就称呼沈姐吧,其他的……他踌躇了一会,颇为尴尬的说,也没什么了。张日山伸出小手指去勾他的手指,说,你亲我一下,我就听你的。齐恒在他脸颊上飞快的吻了一下,说,上去吧。

  张日山跟在齐恒后面进了门,他心里有些好奇,齐恒会怎么介绍他。客厅里没人,沈南是在卧室里吗?他的心思转了转,很不舒服。

  这个房子他来过很多次了,毕竟他对齐恒说自己的工作是房产中介,所以齐恒也很放心的把房子钥匙给了他一把。

  他拉住齐恒的胳膊,张开嘴,不出声的问,人呢?

  齐恒指了指客房,又把他推到大卧室门口,悄声说,天晚了,你去大卧室休息,我一会就过去。

  张日山使劲拽了拽他的袖子,是想要他的肯定答复的意思。齐恒点点头,张日山才松开。

  齐恒走进客房,随手关上了门。张日山在后面气得直跺脚,但是又不敢弄出声音。过了一会,听着齐恒要出来,赶紧拐进大卧室,躺到床上。谁知道齐恒可能是出来倒热水,还是做什么,在厨房里鼓捣了一阵,又钻进了客房。

  张日山又坐起来,悄悄的摸过去,过了好一会,里面有轻声细语聊天的声音。他心想,这俩人也真是够厉害的,分手亦是朋友啊。如果是自己……他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听到齐恒起身的声音,又赶紧踮着脚尖,回到大卧室,爬到床上,拉过毛巾被盖好。

  虽然已经是初夏了,晚上还是有点凉飕飕的,他穿的少,这么折腾来折腾去,倒真有受凉的感觉。他心想,这次可真要生病了,自作孽不可活啊。

  床沿微微一沉,齐恒坐了下来,一阵窸窸窣窣,张日山感觉齐恒躺到了床上。这是他们第一次睡在一张床上,而且是婚房里的大床,张日山有点浮想联翩。

  齐恒的手悄悄伸到张日山盖着的毛巾被下面,收回手,轻轻笑了一下,说,别装睡了,被窝里凉冰冰的,你刚才是不是躲在门口偷听来着?

  张日山抓住他的手,说,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推门进去把你抢出来。让沈南知道你是我的。

  齐恒叹口气,被人抛弃的东西,也就是你还当个宝似的。

  张日山猛地掀开被子,骑到齐恒的身上,两只手抓着他的肩膀,怕客房的沈南听到,压低了声音说,以后不许再说这种话,听到没有?

  齐恒看着他的脸上带了怒气,眼睛在黑暗中也亮的吓人,抬起手在他的胸口处摩挲着,说,傻。

  张日山抓住他那只手,俯下身去在齐恒的耳边说,我就是傻。傻子才会让你来照顾沈南,傻子才会跟着你一起来,傻子才会明明尴尬害怕的要命,还要笑的没心没肺。

  齐恒问他,心口还疼吗?

  怎么不疼?疼得厉害。

  张日山的嘴唇轻轻的吻着齐恒的下颌、脖颈。齐恒推了推他,说,别亲那里,让人看到了。顿了顿又说,其实看到也没什么。说完,手垂下来,老老实实的放在身体的两侧。

  张日山好像也没了力气似的,从齐恒身上倒下来,背对着他躺下。齐恒从后面抱住他,说,对不起。

  张日山知道齐恒刚才还在想着沈南,感觉到齐恒的拥抱,也并不让他开心。他的身体僵硬着,说,我明天一早就走,再也不来了,反正留下来也是碍眼。

  齐恒在他的后背上画着圈,问,明天中午想吃什么?

  张日山翻过身,紧紧搂着齐恒,心里在鄙视着自己,一句话一顿饭就投降啦。他委屈的嘟着嘴,说,我想吃上次做的乱炖,多放点辣椒。

  齐恒嘴角噙着笑,看着他说,行。还有吗?

  张日山忽然不生气了,他伸出手指戳齐恒的酒窝,说,没了。本来打算周末请你去看电影的,你没空就算了。等事情完了,你回那边的时候,我下载了和你一起看,好不好?

  齐恒眨眨眼睛,说,好。你说了算。

  张日山简直喜欢死他乖乖的样子了,凑过去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说,你答应我了啊,不能再反悔。

  两个人穿的都少,搂在一起,磨磨蹭蹭的,不一会身体就有了反应,房间里的温度好像也升高了似的,喘不过气来。

  张日山的手顺着齐恒衣服的下摆钻进去,沿着脊柱一路向上,齐恒小口的喘着粗气说,别,沈南在客房。可是他这句话,好像更刺激了张日山,他的手更用力了些,手心的温度好像更高了,热腾腾的冒着汗,像是要黏在齐恒的背上一样。

  他的另一只手去掰齐恒的下颌,看着他脸上又是无奈又是欢愉的表情,心里也五味杂陈,又心疼又嫉妒,凑到齐恒耳边低声说,我不干什么,就是想抱着你。

  张日山以为自己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怪的是,他挨着齐恒很快就睡着了,像是回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一下子就跌进了甜美的梦境。第二天睁眼的时候,齐恒已经不再了,他又闭着眼,拉起被子蒙住头,想着一会起来会不会看到沈南。耳边传来齐恒的声音,起来吃早饭吧。

  他不出声的问,她呢?

  齐恒轻笑了一下,低声说,吃饭呢。快起来吧。搞得我好像偷偷摸摸,金屋藏娇似的。

  张日山爬起来穿好衣服,摸进了洗手间。洗刷完毕,在镜子里左照右照,看着镜中那张年轻漂亮的脸,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又摆出了一个甜甜的笑模样,才向餐厅走去。

  他打着招呼,齐老师,沈姐姐。沈南看到他,并没有露出吃惊的样子,也许齐恒已经介绍过他了?他真想知道齐恒是怎么介绍和自己的关系的。他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装作不经意的瞟几眼沈南。这是个好看又有气质的女人,就是有点冷,不笑的时候有点严肃。他心里暗暗腹诽,怎么跟我哥似的。那是不是代表齐恒喜欢这种类型的?他仿佛长出了另外一双眼,那双眼在高处打量着张日山和沈南,要找出高低不同似的。

  早饭几口就吃完了,他听着齐恒和沈南不咸不淡的聊着天,好像有些学术上的东西,还提到了一些文献,他插不上嘴,而且,时间也不早了,他没有理由再拖下去了。怎么办?一上午可以发生好多事情,破镜可以重圆,旧梦也许会重温……他鼓起勇气站起来说,齐老师,我去上班了。

  齐恒嗯了一声,站起来说,我去关门。张日山凑过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说,我中午下班回来,要吃乱炖。昨天晚上在床上你亲口答应我的。

  齐恒的脸迅速的涨红起来,他没想到张日山敢这样,磕磕绊绊的说,行啊行啊。

 

评论 ( 7 )
热度 ( 38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