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你我皆凡人(2)

(四)

  齐恒的心砰砰直跳,张日山比记忆中长高了些,以前是带着稚气的帅气,现在面部轮廓硬朗了些,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好看到带着侵略性。

  张日山没有接他伸过来的手,笑眯眯地说,齐老师,我有点洁癖,不喜欢和陌生人肢体接触,抱歉了。

  齐恒心里想,十年不见,自己还没有老到面目全非,认不出来的地步吧。那只有另一种可能,张日山这是要第一时间将两个人的关系定性到陌生人。也难怪,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做过荒唐的事情呢,长大了再回想起来,除了感觉自己那时候像个傻逼一样,还会伴随着面红耳赤的羞耻感。摆脱这种羞耻感的方式,就是打死不承认自己曾经做过哪些事情,遇到过哪些人。

  齐恒心里有点释然又有点失落。释然的是那些事情看来对张日山没有造成任何不良影响,失落的是难为自己还时不时拿出张日山送的保温杯和纸条回味,原来人家早忘得一干二净了。

  齐恒把手收回来,放在身体两侧,甩了甩,连声说,没关系没关系。他走到书桌的位置,坐在椅子上,把笔记本电脑打开,又摆弄起手机了。手机真是个好东西,本来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挺尴尬的,可是拿起手机来呢,就能自我安慰说,我忙着呢,在做事呢。那种尴尬无措好像就不见了似的。

 

(五)

  他摆弄了一会,大脑放空,开始走神。

  那天张日山表白之后,齐恒含含糊糊的答应,自己不找别人,等他考上大学再说。张日山快活的笑起来,露出两个小兔牙,拽着齐恒的袖子连声问,齐老师,你不骗我吧。齐恒被他的笑感染了,温和的笑着,尽量用一种长辈的口气说,那你也记得好好上课。还有,齐恒拽了一下袖子,不能动手动脚。

  张日山缩回手,手掌相对,搓了一下,撒着娇说,那你一定等着我。掌心向上,举到齐恒的眼前,说,齐老师,我刚才可紧张了,手心都出汗了,你看。我中考都没这么紧张过。

  齐恒又忍不住笑了,中考对他来说是遥远的回忆了,可对面前这个孩子来说,中考就是昨天的事儿一样,他们之间差了8年,一个1981年出生,一个1989年出生,都是80后,可是却像两代人一样。张日山最大的烦恼大概也就是考试成绩不理想,自己已经经过了高考,考研失利,找工作的焦虑,两个人思考的问题都不在一个波段上,怎么谈感情呢?

  他把张日山哄走之后,仔细的刷了刷保温杯,放到抽屉里,他不能接受张日山的感情,但是不代表他不珍惜这种感情。张日山平日里总是仰着胸脯,像个骄傲的小公鸡一样,被这样的孩子全身心的爱着是一种荣幸吧。齐恒又把另一个抽屉打开,从里面抽出文件夹,打开之后,里面是各色的小纸条,是之前张日山夹在作业本里交上来。纸条上是张日山用英文写的一些感想,最露骨的大概是昨天晚上我梦到你了之类的。齐恒摇着头,这孩子英语成绩这么好,大概是绞尽脑汁写这些小纸条的时候练出来的。

  之后齐恒有意避开张日山,但又能躲到哪里去呢?作业还是需要张日山来收,自己又不能贸贸然换个英语课代表。有一次在办公室齐恒去拿张日山递过来的作业时,这个小王八蛋竟然顺势摸了手背一下。齐恒简直又恼又气又担心,面红耳赤,感觉耳朵根都热得发烫。他恼怒的抬着头去看张日山,张日山那灼热的眼神简直要把他烫化了。他眼睛眨巴一下,心里冒出个念头,这小家伙长得真是好看。我呸,好看的小色狼。他把作业本往书桌上一放,挥着手,赶紧回去上课。张日山看着齐恒窘迫的样子,心情似乎颇为愉快,乐滋滋的答应着出去了。

  齐恒在办公室里托着腮,心里盘算,再和张日山搅和下去,两个人都要完。好在这个学期快结束了,下学期无论如何不能再教这个班了。

(六)

  新学期开始之后,齐恒就很少能见到张日山了。他想,少年心性,这种朦朦胧胧的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这小家伙应该忘干净了吧。

  一天傍晚他在寝室里备课,屋门发出了哐当一声响。他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张日山站在门口。齐恒看他脸色不好,问他怎么了,和同学闹矛盾了。张日山两条眉毛竖起来,带着点他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冷峻,好像憋了极大的怒气,但是出来的声音却又冷又冰。

  齐恒,你是不是故意不教我们班的,你在躲我?

  齐恒看着他怒气冲冲,不管不顾的样子,想着是不是应该把门关上,免得被对面寝室的老师听到,但是那样又显得自己好像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他叹口气,这真是人生的大难题。张日山聪明敏感的过分,简直不像一个16岁的孩子,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考虑了片刻,齐恒决定坦白,他走过去把门关上,又坐回到座位上,说,张日山,我确实在躲你。你爬过山吗?在山脚的时候,觉得风景挺不错的,再往上走,会感觉风景更好。你现在就是在山脚下。等你考上大学,再回头看我,就会想,这人怎么那么土那么俗呀,就是个穷酸教书匠,我当时是不是瞎了眼呀。

  张日山听着他的话,心情烦闷到了极点,眉毛简直要拧到了一起。这个人以为自己在挽救失足青年,还是在上心理辅导课呢。他到底明不明白自己的感情?张日山往前跨了两步,手掌扼住齐恒的后颈,凑过去吻他喋喋不休的嘴唇。

  齐恒的杏核眼睁得老大,说不清楚是害羞,生气,还是震惊,整个人直接呆住了。张日山之前从来没有接过吻,只是循着本能,伸出舌尖去舔舐齐恒红润的嘴唇。然后小舌头轻轻推着齐恒的嘴唇,小心翼翼的要往齐恒的嘴里钻,齐恒感觉到那滑腻腻的东西四处游走,才回了神,伸出胳膊去推张日山。

  他刚才一直坐在椅子上,看着张日山站在那里,就感觉自己像个长辈在训斥晚辈,争取的是个心理优势。现在这心理优势转化成了体能上的劣势。他坐在椅子上被张日山扣着后颈,根本无法起身,满身的力气使不上,稍一用力,就想张口呼吸,被张日山得了空,整个舌尖长驱直入,在嘴里搅闹。齐恒脑袋昏昏沉沉,他之前不是没有接过吻,可是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感到一阵阵的窒息,天旋地转。

  他的胳膊环住了张日山柔韧的腰,舌头不受控制一样,去接纳对方的舌尖,直到张日山的舌尖似乎要到达他的喉咙深处时,齐恒才如梦初醒,他推开张日山,恨恨地跺着脚,小王八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张日山伸出舌尖勾了一下自己的唇角,知道啊,接吻啊。齐老师,你刚才挺享受的呢,我还想要。齐恒伸直了手臂去挡张日山,他扭着头不敢看他,心里简直恨不得扇自己耳光。齐恒,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怎么收场!对方是个未成年人,你这是犯罪!他心里打出了一堆感叹号,感觉自己手上痒痒的。仔细一看,原来自己的手正放在张日山的胸部,那个小王八蛋正在用指肚摩挲着自己的手背。

  齐恒羞愤的像个被破了道行的高僧,恨对方更恨自己。他磕巴着说,出去,出去。张日山撒着娇,齐老师,你怎么翻脸不认人呢。我的好老师,你就是这样为人师表的吗?他又忍不住去搂齐恒的腰,齐恒一边使劲往下扒,一边抱怨着,你怎么力气这样大!你他妈真是16岁吗?我看也就是个16岁的皮囊,里面住着个千年的狐狸精。张日山埋头在齐恒的脖颈里,听着齐恒的抱怨,感受着齐恒的气息,心里想着,快点长大,快点长大,张日山。

  齐恒两只手卡住张日山的上臂,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哎,张日山,你坐下。张日山心里美滋滋的,乖乖的坐好。齐恒语重心长的说,张日山,我知道你问题出在哪里了?张日山皱起眉头,什么问题?

  齐恒一脸释然的表情,你这是青春期性冲动啊。按照你的个性,周围的同学肯定个个看不上眼,觉得人家幼稚。看我年龄这么大,所以就来找我了,是吧。

  张日山看他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只有一个想法,这人就是欠日。

  然后齐恒又苦恼的说,可是我也不合适呀。你还没有成年呢,再忍忍吧,上了大学,就凭你这长相,真的,帅哥美女排着队爱你。不过也要注意洁身自好呀。

  张日山哦了一声,说,那齐老师长得这么好,在大学里是不是男女不忌,来者不拒呀。

  齐恒啐了他一口,说正经的,张日山,你要是敢再来一次,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张日山挑着眉毛,齐老师,还想再来一次嘛。说完,又撒着娇去拉齐恒的胳膊,摇晃着,然后又揽着齐恒的腰,把脸紧紧的靠上去,轻轻摩擦着。齐恒摸着他柔软乌黑的头发,心里叹着气,不知道这家伙将来要去祸害谁呢。他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这样下去两个人不知道要犯下怎么惊世骇俗的错,他不想十年二十年之后,还有人神神秘秘的说,记得那个谁谁吗,他和自己的男学生谁谁如何如何。

  刚才接吻的时候,意乱情迷间,齐恒感觉张日山的气息带着股前世今生的霸道钻到他的身体里,他简直抗拒不了他的触碰。他在嘲笑张日山青春期性冲动的时候,也无助的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刚才也有了反应,幸好自己刚才坐着,张日山没有发觉。自己竟然对一个小孩有了这种念头,他想抚摸他结实的脊背,柔韧的腰肢,甚至给他口也无所谓。他被自己脑海里那些淫荡的画面吓坏了。罪恶感好像加剧了这种冲动的力度,身体里变态的因子像种子萌芽般,发芽抽枝,枝枝蔓蔓缠缠绕绕。

专门百度了,14岁以上18岁以下,只要是自愿的,发生关系不算犯罪。接个吻不算大过错吧。 

查属相的时候看到这个:81年属鸡的和属蛇(己巳年)的最配。己巳年是1929年,1989年,2049年……

 什么样的老师会让人十年不忘?

 

评论 ( 12 )
热度 ( 41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