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你我皆凡人

按照三叔的设定,八爷和小副官的年龄竟然差8岁,会有代沟吗?

齐恒  35岁  某高校图书馆的教师   业余兼职英语培训

张日山 27岁  某高校计算机老师

 

(一) 

  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自己不再年青的呢?35岁的齐恒最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想来想去,齐恒认为应该是一个怕字,而且这怕好像是某天突然就从天上落下来砸到了他的头上一样。

  年轻的他是不怕熬夜的,大不了第二天白天补回来嘛,可是现在他怕,怕第二天头疼欲裂的感觉。年轻的他是不怕吃路边摊的,烧烤、麻辣烫坐下来就吃,可是现在他怕,怕不卫生怕不健康。年轻的他曾经不畏惧任何突如其来的改变,现在他有点战战兢兢了,竟然在听到单位领导小小的人事变动时,心不自觉的跳快了几拍。

  齐恒被这点怕折腾到失眠,半夜睁开眼,好像不是躺在温暖的床上,而是某条浮于海面的冰冷小船上,不知道自己将会被载着飘向何方。

  当办公室通知有一项3个月的外地培训时,齐恒福至心灵,既然害怕改变那就主动去改变,起码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他立刻联系办公室同事报了名。

  往日他在单位走的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路线,上班下班,周末假期去英语培训班赚钱,领导对他的积极主动惊诧之余生出点喜悦来,嘱咐他有什么要求或者顾虑不妨提出来。齐恒自然是表了一番决心,感谢领导给的机会,一定会好好学习,将来用到工作上云云。

 (二)

  培训地点设在相邻城市某高校,内容是关于高校图书馆信息化,学的也无非是一些工作中会用到的计算机软件。很多高校扩招之后,市区的那点校区容不下那么多学生,都一窝蜂往周边郊区搬。

  齐恒第一次来,看着计价器上的数字不停地跳,心里肉疼的狠,嘴里不禁问,师傅,到了没有啊。师傅斜着瞟他一眼,怎么,心疼了?这么远的地,你不想想我回去怎么办?齐恒耷拉着脑袋,难道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改变吗?

  好不容易到了校门口,齐恒拖着大皮箱,打听了不少同学,才终于找到安排好的宿舍。宿舍条件倒是还好,两人间,有洗手间,有书桌,只是不知道他的舍友会是什么样的人呢。可惜一直到天黑透了,他的舍友迟迟没有到来。

  第二天一早,齐恒神清气爽的醒来,难得晚上没有失眠,洗刷完毕,拿着培训的材料,精神抖擞的去找教室上课。

  进到教室里,里面的老师聊得热火朝天,大家都是从各高校图书馆来的,工作性质相同,生活的地方又如此不同,所谓变化中有统一,既能有话题可聊,又有对彼此城市的好奇和探寻。

  带队老师把日程表发给大家,又强调了一下上课纪律,不要以为是培训就随随便便缺课,又客气的说,大家都是高校教师,知道教师上课不容易,同行不要为难同行。顿了一下,说,所以呢,表里的老师都是有任务的,课前要点名的,还请各位老师谅解。

  教师里笑成了一片,低声议论,人到中年了,还要被点名,还真是好玩。

  齐恒拿着表格,随便翻了翻,看到了一个教师的名字,张日山。他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记忆里那个叫张日山的少年又从脑海里清晰的浮出来。

 (三)

  24岁的齐恒大学毕业进了某高中教高一八班英语。当时的齐恒唇红齿白,还带着点婴儿肥,大眼睛,深酒窝,笑起来虎牙一露,简直把班里那群女生迷得晕头转向。一天的课下来,英语老师齐恒的作业总是最先做好的,英语课文一个寝室的女生比着看谁背的最熟练,夜里女生寝室的卧谈会里也满是关于齐老师的话题。

  偏偏齐恒的脾气是那般温和,讲课又认真,男生们看着女生整天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也没什么脾气。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好,直到有一天他的英语课代表张日山闯进了自己的寝室。

  16岁的张日山大概是中二病晚期,对着目瞪口呆的齐恒来了一番爱的告白,随后递给齐恒一个保温杯,让齐恒上课的时候不要忘记喝水。

  齐恒赶紧把东西递回去,摆手说自己不能收他的东西,张日山接过来,冷着脸,直接扔到垃圾桶里,说,被人嫌弃的东西,和垃圾也没什么分别。

  齐恒把保温杯捡出来,好声好气地劝他回去好好学习,不要胡思乱想。张日山桃花眼里噙着摇摇欲坠的泪,问他,你不喜欢我吗,齐老师?

  齐恒心里早就翻江倒海了,想要把这小祖宗赶紧轰出去。他一来学校,年级主任就找他谈过话,高中阶段,师生恋是大忌,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底线。齐恒当时红着脸答应下来。他也一直注意分寸,从不和班里的女生单独相处,也几乎不叫女生到自己的办公室,课代表也选了个班里最严肃,一看就生人勿进的男生,谁知道问题竟然出在这个男生身上!

  师生恋已经是大忌,何况是同性恋!虽然自己是弯的,但也不打算找个毛还没长全的小孩,来段地下情。

  不过他多少了解张日山的性格,知道这个小孩偏激又执拗,一定要好好安抚。他歪着头,轻轻拍张日山的肩膀,说,喜欢,当然喜欢。我们都是男人嘛,可以成为好哥们。

  张日山抬着脸,眼中带着戏谑,说,齐老师,你在敷衍我。我登录过你的QQ空间,密码很好破解,里面有你男朋友的照片,哦,现在已经删了,成了前男友了。

  齐恒圆溜溜的眼睛睁大,愣了一会,才想起来张日山有一次说有急事找自己,电话里说不方便,要了自己的私人QQ号。

  张日山嘴角勾着,齐老师,你也太不小心了。

     

  齐恒看着他,眼神渐渐冷下来。他讨厌被人看穿的感觉,不能忍受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学生。以后自己怎么上讲台,怎么面对张日山这洞穿一切的目光。

     张日山看着他的眼睛,说,齐老师,不再觉得我是个孩子了?

     他又凑近了拥住齐恒的腰,双臂收紧了,头埋在肩膀上,轻声说,齐恒,我不想这样的。我也想等我考上大学了,再来找你表白,可是我等不及了。我怕你很快又要找别人了。等等我,好吗?

    

  齐恒还陷在回忆里,胳膊被人轻轻碰了一下。他吓了一跳,原来是刚才在讲台上的带队老师。对方看他这么大反应,抱歉地说,齐老师,你住的那个宿舍,有一个床位空着,正好我们这边有一位培训老师嫌每天坐班车来新校区太麻烦,想住进去,可以吗?齐恒点着头,说,当然可以啊,我自己还觉得冷清呢。

  带队老师又冲着大家说,各位老师,今天下午是自由活动时间,咱们明天一早正式上课,一定要看好教室和时间。

   齐恒在食堂里吃过午饭就在校园里随处看看。3月的天气,凉风中带着点暖意,小草开始萌芽,柳枝开始返青,一切看起来都朝着生机勃勃,充满希望的方向发展,是齐恒最喜欢的季节。

  他坐在湖边的长椅上,玩了会手机,又拍了会照片,才悠闲地往宿舍走。

  推开门,就看到有人在收拾床铺,齐恒想,这老师真效率啊,这就住进来了?走近点,伸出手说,你好,我叫齐恒,老师贵姓啊?

  那人扭过头,嘴角一边勾起来,露出小狐狸一样的微笑,说,免贵姓张。    

  今天刚看到的一张图,16岁的小副官!

 

评论 ( 10 )
热度 ( 63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