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一丝不挂(6)

(九)

  千字写文,万字写文,只为开车上路~~~

  张日山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齐恒正在看着电脑屏幕,椅子靠背趴着个年轻的小伙子。张日山内心悲喜交加,面上却一丝也不显,走过去,手臂轻轻搭在办公桌隔断的屏风上,垂下头,轻轻地问,齐老师,好久不见啊。齐恒一抬头,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张日山,不禁呆住了。

  年轻的小伙子哎了一声,说,齐哥,这不就是你……话还没说完,就被齐恒打断了。

  小满,这是我之前的同事,张日山。

    张日山笑了一下,是,之前的同事,谢谢齐老师还记得我的名字,我还以为齐老师贵人多忘事,大概忘记我了呢。

  齐恒站了起来,一边把手机塞到包里,一边说,小满,我和同事出去叙叙旧,有事给我打电话。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小满站在原处。

  走出图书公司大楼,齐恒打开车门,钻进驾驶座,张日山看着匆忙起步的齐恒,歪着头笑眯眯地看着他,齐老师,你怎么好像很害怕的样子?我很可怕吗?

  齐恒有点胆怯有点好奇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赶紧收回自己的目光。

  张日山又笑,声音大了一些,齐老师,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巧合,莫非你以为我是费劲心思来找你的?

  齐恒听完,顿了一下,渐渐平静下来,脸颊上若隐若现的红晕消失的无影无踪,嘴里无意识的重复了一句,那还真是巧啊。

  张日山倒好像是没看到、没听到的样子,问他,刚才那个小伙子好像认识我,怎么回事?你和别人说起过我吗?我刚才去你们公司谈电子书合作的项目,我瞟了一眼电话号码表,有个叫齐恒的人,我就随口一问,你们同事说,这个人挺有能耐的,一来就开始做畅销书,问我要不要认识一下,我说好呀。然后就去了你的办公室,你看我站那里好一会,真的,我认了好长时间,才想起来,原来是你呀!我还不敢确定,所以才试探着问了一句,齐老师,好久不见呀。

  齐恒想起之前,张日山和他撒娇的时候,说,齐恒,你可千万别忘了日山呀。你看我这么乖,这么听话,这么爱你~~~~然后还会翘起嘴角,脸颊鼓鼓的,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齐恒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声音有点发涩,问,午饭你想吃什么?我记得你喜欢吃辣,我们去找家川菜馆行吗?

    张日山继续在后面慢悠悠地说,齐老师,太有心了~~记得以前你问这个问题,我是怎么回答的吗?

    以前,齐恒想起那时候在自己的住处,张日山总是一把搂住自己的腰,呼呼地往自己耳朵里吹气,然后用舌头舔着耳垂,悄声说,当然想吃你啦,你这么可口,永远也吃不腻。

  齐恒刚刚白下去的脸又开始泛起红来……

  张日山从后座上直起身来,靠齐恒近了一些,说,齐老师,想起来了?我今天中午想吃那个,行吗?

  齐恒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起来,低了一下头,说,好。

 

  站在门口的齐恒,从包里拿出钥匙,手抖得厉害,他好像找不到钥匙孔一样,好像不是自己家一样。

  张日山从齐恒手里抽出钥匙,有点不怀好意的笑了,齐老师,我来吧。你看就是这样插进去,还要拧一下,开始的时候浅一点,然后再深一点,然后还要动一动,门才打得开哦。不过用不到九浅一深那么麻烦,好了,开了。

  齐恒听着张日山的话,额头上冒出了一层汗,以前的张日山虽然动作又快又猛,但是嘴上却很少说荤话,大概年轻,骨子里还有点害羞,只是喜欢撒着娇的磨人,那么讨人喜欢。

  齐恒恨不得抽自己嘴巴,以前以前,齐恒你是怎么了?

  门开了,张日山倒像是主人一样,走在前面,齐恒耷拉着肩膀走在后面。刚轻轻把防盗门关上,就被张日山顶在了门口。

  张日山的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来,两只手牢牢地压住齐恒的肩膀,大腿挤进齐恒的两腿之间,齐恒被他愤怒的目光吓得身体都要瘫了,眨巴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齐恒,我就是个以前的同事吗?你真以为我是碰巧在这里见到你的吗?一年前你一声不响就走了,你知道我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吗?是,我说错了话,我混账,可你至少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呀。死刑还有个上诉呢,怎么张启山说什么就是什么!还有你那个狗屁信息,什么都是为我好,让我看完抓紧删掉,开始新生活!你他妈就是找个借口,把我甩掉,然后自己开始新生活!怎么,又看中了哪个小鲜肉?你办公室哪个,是不是?

  张日山的右手紧紧捏着齐恒的下巴,齐恒疼的呼呼直喘气,嘴唇张开,舌尖微微露出来。张日山狠狠地在他的唇瓣上咬了一口,眼里的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齐恒亲着张日山消瘦的脸颊,舔着他的眼泪,说:“日山,别哭。我只是想让你过一种正常的生活,就像张启山一样,选一条好走的路,你这么年轻,这么上进。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只是一小部分……我不知道你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不想你变成现在这样。”

  他的双手抓住张日山的衣领,说,我给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把那个爱撒娇爱笑的小狼狗还给我……嘴唇掠过张日山脸颊,轻轻地摩挲着张日山的唇瓣,两只手去解张日山的衬衫领口。
小车一辆

 两个人腻歪了好一会,齐恒摸了一把张日山光滑漂亮的腹肌,恢复了之前在张日山面前撒娇耍赖的样子。从地上随便捡了一件衬衫,围在腰上,就去客厅里拿自己的钱包。一边翻着,一边献宝一样递给张日山,呆瓜你看。张日山看到钱包里夹着一张自己的照片,照片里自己笑的好开心,是齐恒答应自己之后第一次出去玩的时候拍的。其实算起来没多长时间,但细想起来竟觉得已经隔了千山万水似的。

  齐恒倚在床头,靠着张日山,一会摸摸他的头发,一会摸摸他的腰,一会又凑过去朝着脸颊和嘴唇亲亲。张日山勾着嘴角笑,齐老师,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充气娃娃哎,难道你只爱我的肉体吗?我想和你精神交流呀。

  齐恒凑过去在张日山的嘴角又亲了一下,搂住他的腰,说,你不是问小满为什么认识你吗?有一次同事一起去吃饭,付钱的时候他非要和我抢,结果钱包翻过来,他就看到照片了。这个傻孩子,看到别人的隐私,不仅不回避,还问我,齐哥,这人谁呀?我和他说,这是我爱人。你猜他怎么说?他说,齐哥你可真够老土的,现在谁还用爱人这个称呼啊,你是上世纪穿越来的吧。估计是你男朋友吧!当时我老脸都红了。

  齐恒说完,又扳过张日山的脸,冲着脸颊亲了一口,我家祖宗就是这么俊,普通人看一眼,就能记得住,我怎么舍得丢了呢。


  张日山一个翻身把齐恒压在身子下面,没头没脑的冲着齐恒的脸颊和脖子吻起来,他的一颗心被齐恒刚才说的称呼泡的又软又甜。爱人,这称呼真好!不是因为要搭伙过日子,不是因为寂寞,不是因为利益,只是因为我爱你,所以你是我的人,我要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END

号外

  开车需要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首先需要阅读大量优秀的开车作品,包括但不限于自行车、小汽车、小火车、小飞机等等。然后结合自身实践,记录理解并吃透大量专业术语,例如xue,yinjing等等。选择合适的时间,例如半夜,合适的地点,例如床上,进行独立式,浸入式创作。还要做好翻车的准备。

号外

  非常喜欢一丝不挂里的这句歌词“难道爱本身可爱在于束缚“。张日山的寻找和齐恒的等待,都可以归结成这句话。大半夜不睡觉写副八的文,不写睡不着,大概也也可以归结成这句话。


评论 ( 12 )
热度 ( 44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