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一丝不挂(4)

周末观摩了很多大大的车,自己还是开不起来,感觉挺对不起他俩的~~~~

(六)

  周一例会的时候,齐恒安排张日山跟曹继明老师,还特意嘱咐,曹老师的夫人看的特别严,不管去哪里都要随夫一起“出征”,所以一定要把夫人照顾好。其他同事笑着调侃,没想到曹老师还是个妻管严呀,而且听说呀,曹老师比他夫人小几岁呢,老妻少夫啊。

  张日山在一边说:“妻管严有什么不好啊,老妻少夫更好,知道疼人,还会做饭给你吃,病了呢,还会照顾你,可美了。”

    齐恒板着脸,做出生气的样子,瞪了张日山一眼。

    郑玲玲没看到齐恒的脸色,只盯着张日山,问:张日山,听你这话,你已经找到另一半了?什么时候介绍介绍给同事们认识呀?

  齐恒咳了一声:“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有什么私人的事情会后再讨论。”

  其他同事都心照不宣的低声笑起来,郑玲玲略微低下头,眼神还是黏在张日山脸上。

  齐恒刚进了办公室的门,郑玲玲就跟了进去,说:“齐主任,我也想跟着曹老师去宣讲呀。”

  齐恒看着少女俏丽的面孔,软糯的声音,心里有点点发沉,一定是因为张日山,给了这个平时遇到出差、接洽就推三阻四的女生勇气。他想,应该让张日山和这样的一个少女谈一场光明正大,下了班逛商场去餐厅也不会怕被人看到的恋情,就算是被发现了,在单位也是一桩美好的、郎才女貌的办公室恋情,大家可以善意的调侃、祝福。

  也许这次出发宣讲会是个好机会,毕竟要一起合作十多天,培养感情够了。但是私心里,他不想,不想是自己把张日山推给别人。他尝到了嫉妒的滋味,也明白了张日山真的走进了自己的心。那颗心跳动着说,我还可以爱,还可以体会爱所带来的种种情感,比如喜悦、幸福、嫉妒、感动。原来嫉妒的感觉也这样好,让人明白,自己又活过来了,从张启山给的感情黑洞里脱身出来了。

  齐恒抿了下嘴,说:“以后有机会吧。另外,你可以委婉的问问张日山有没有女朋友,然后再行动。你把张日山叫过来,我交代一下曹老师的行程。”

  郑玲玲的脸因为齐恒的话,红了又红,直到耳垂看着都烫起来了,害羞一笑,说,谢谢齐主任。

  张日山进了门,齐恒抬眼看了他一下,嘱咐他:“把门别上,我把曹老师的日程表做了标注,每个学校联系人的姓名和手机号也写好了,你提前打电话沟通。”张日山笑眯眯地走过去,手还没有接到资料,就被齐恒搂住了腰,轻轻一带,就坐到了齐恒的腿上,张日山搂住齐恒的脖子,又诧异又惊喜:“齐老师,您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还主动?”

  齐恒一只手扣住他的后颈,去吻那丰润微张的唇,先是轻轻的摩挲,然后去轻咬唇瓣,舌尖似进似退的去勾张日山的舌头。张日山愣了片刻,随即反客为主,舌头凶猛的扫过齐恒的上颌。两个人吻到气喘吁吁才停下,张日山搂着齐恒的脖子,身体微微拉开点距离,歪着头,像小狐狸一样,眯着眼,问,“齐恒,不是说在单位要保持一般同事关系嘛?你对同事可真热情呀。怎么,爱死我了吧。”

  齐恒一巴掌拍在张日山背上,“小祖宗,下次开会的时候不准再胡说,听到了吗?刚才郑玲玲过来要和你一起出差,说,你怎么撩人家了。”说完还不解气,又冲着屁股拍了一下。

  张日山凑过去亲齐恒的嘴角,“齐老师吃醋了?我白天黑夜想着你,那有时间撩别人?”

  齐恒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快拿着资料回办公室,别让人发现了。嘴上这么说着,手臂却用劲地去搂张日山的腰:“呆瓜,我不想把你让给别人,我竟然开始嫉妒了,怎么办呢?”

  张日山冲着齐恒使劲的亲了几下,嘴唇在耳边说:“我喜欢你的嫉妒,你赶我走,我也不走。”说完,轻轻的咬着齐恒的耳垂,舔了几下,觉得不够,又滑到齐恒的嘴角,伸出舌头去嘴里一番搅弄,脖子搂地越发的紧了。齐恒心里清醒些,着急起来,拉开他,压低声音说,小祖宗,别任性了,晚上下了班,去我家,好吧。

  张日山斜着眼,今天明明是你先撩的我……我上次在门口等了大半天,累死了!”

  齐恒知道他打得鬼主意,就从钥匙扣上把钥匙解下来,递到他手心里,悄声说,这下满意了吧。

  张日山乐得眉开眼笑,拿着资料就要走,齐恒抽了一张纸巾,抬着他的下巴,仔细帮他擦着嘴唇,张日山的嘴唇本来就像形状娇好的红菱角,一阵亲吻之后更是显眼。齐恒越看越爱,情不自禁又凑过去吻了一下,怕留下印子,也不敢用力。

  又走过去把门打开,让外面的冷气进来一些,冲淡两个人身上纠缠的味道,招招手,让张日山出去。张日山一边偷笑,一边摇晃着手里的钥匙,做了个晚上的口型出去了。

  晚上,张日山打开门的时候,没听到厨房里抽油烟机机的声音,往常齐恒如果早回来的话,会先去厨房做饭。又去书房里也没看到人,他疑惑的想,难道还没回来,刚才也没注意楼前的停车场,有没有停着齐恒的车。

  张日山朝卧室走去,之前齐恒拒绝他滚床单的要求,所以很少让他进卧室,他想一定要趁着齐恒不在,躺在大床上好好感受感受齐恒的气息。推开门,齐恒盖了床素色的薄被,倚着床头在那里看书呢。妃色的睡衣,衣领处镶着暗金色的花纹,一抬眼看到张日山,微微一笑,眼角眉梢万种情思。他看到张日山在门口待着不动,招招手:“小帅哥,外边天寒地冻的,要不要过来暖和暖和呀。”

   张日山扑过去,搂住齐恒的脖子。齐恒掀起被子,围住张日山,抚摸着他凉冰冰的脸颊,又轻轻地搓搓他的耳垂,说,快把鞋子脱了,你上来,我抱抱你。张日山感觉自己的血液好像都要沸腾了一样,用劲把本来依靠着床头坐着的齐恒一拉,一起倒在了床上。温暖撩人的气息在空气中流动,唇齿纠缠。张日山的手伸进齐恒的睡衣里,轻轻抚摸着他的锁骨,停留片刻后,手往下滑,拂过胸前的红点,再往下滑是纤细的腰肢。

  齐恒摩挲着张日山的后背,低声说,呆瓜,你的衣服好凉,我帮你脱了吧。说完,就喘作一团,任由张日山的吻一路向下。

  两个人的身体一样滚烫,进入的时候,齐恒闷哼了几声,张日山吻着齐恒的嘴,问他,疼得厉害吗?齐恒一边摇头,一边去咬张日山的嘴。刚才看他用劲的时候,嘴抿着,脸颊鼓鼓的,像小仓鼠一样,真是可爱。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痛似乎也变成了一种享受。

  张日山有节奏的抵着齐恒,动作又快又猛,终于把齐恒折腾的只有呻吟的份,两手用力的攀住张日山,身体如一汪春水似的。

  (然后他们就滚了床单,不会开车的人,只能写到这样了。)

 

(七)

  晚上,齐恒正坐在书桌前看稿子,看着张日山嘟着嘴的样子,忍不住把稿子一摔,佯装生气:“张日山,别烦我好不好?你怎么像条小狗似的,转来转去的。上班的时候给你布置的稿子看好了没有啊?”

  张日山眯着眼,说:“领导所言极是呀。我都看好了。要不你检查检查。”说完,转身就去拿稿子。

  齐恒接过来,说:“要是被我发现了有字词错误或者逻辑不通顺的地方,看我怎么罚你。”

  张日山趴在他背上,说:“罚我每次多做半小时好不?”

  齐恒挥着手:“去去去,小祖宗,你这是精虫上脑,是病,要治。天天都是发情期,真受不了你。”

  翻了翻书稿,张日山做的标注整整齐齐,这小子真做起正事来,还是挺靠谱,这样想着就抿着嘴笑了。又从抽屉里拿出两本书,递给张日山,说:“这是编辑中级考试的书,你要工作几年才能考,先看看吧。”

   张日山翻开,扉页上写着齐恒的名字。字写得非常好看,就撒着娇说:“齐老师,送给我吧。”

  齐恒点头算是答应。张日山又扫了一眼书架,说:“齐老师,你作为一个资深编辑,出版了那么多童书,怎么书架上这么空呀?名不副实呀。”

   齐恒点着张日山的额头,说:“你小子越来越不像样了。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所有有形的东西都是负累。我平时都是用kindle 和平板看电子书,不想家里有太多东西。”

  张日山翘着嘴,问:“那我也是负累吗?”

  齐恒歪着头,看他,说:“所有有形的都是,你看你又不是透明的,肯定是负累啦。”看着张日山眉头皱了起来,神色都要暗下去了,赶紧补一句,不过你是甜蜜的负累,黏上就再也舍不得甩掉了。

  张日山听完,马上又精神了,凑过去,要齐恒尝尝他到底有多甜。齐恒闻着他呼出来的热气,问:“你又吃棒棒糖啦,小心牙齿。我怎么跟养了个儿子似的。和你在一起,工作效率太低了。”然后又挥着手:“快拿着你的编辑书到一边去,对,离远一点,就在那边的书桌上。别动了啊,你要是能坚持1个小时,晚上我有奖励,对,就你心里想的那事,别傻乐了,小祖宗。”

  甜蜜的日子让人过不够,好似一转眼就到了过年的时候,两个人之间从来没有谈过家里的事情,张日山因为怕齐恒想起张启山,所以从来不谈,齐恒呢,父母早已去世,把张日山像个孩子一样宠着,自然不想说那些伤心事。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算长,满打满算也就不到3个月,一般男女朋友这时候可能还小清新着呢,谁会想到见双方父母啊,将来怎么打算呀。齐恒不是不想,是不敢想他和张日山的未来,也许过年的时候,分开一段时间会给自己充足的时间考虑这些问题。

  张日山想的倒没那么复杂,晚上他搂着齐恒,头埋在对方的脖颈里,说,我想这次过年回家和我爸妈说说咱们俩的事。我知道你担心张启山,没事,他们肯定不知道你们之前的关系。

  齐恒也搂紧他,说,日山,你听我的话。这次回家千万不要说,我不想过年的时候给你家里人添堵。有时间找机会再说吧。只要你爱我就够了。

评论 ( 7 )
热度 ( 32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