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阴差阳错

    周五看了steamshen太太的归命,里面的八爷和小副官好惨,惆怅死我了,所以自己产个小甜饼吃吃,算是缓解。常见的误会梗。
    齐恒夹着一个锦缎的包裹,站在兵营门口。他出门前随手拿了这面花哨的锦缎将地形图包裹好,又嘱咐小满仔细看店,才悄无声息的出了门,直奔军营。
    这长沙布防官上任不久就屈尊亲自登门拜访,言谈热络,摆明了就是要拉拢自己。凭着祖传家学,齐恒看出张启山是大富大贵的面相,算定他将来在长沙必有一番作为。长沙九门之首的位置,怕也是志在必得,一番计较之后,决定与其合作。他这几日闭门不出,按照张启山的要求连夜赶制出长沙周边墓穴的地形图。按照约定的时间赶到军营门口,只是此事本是秘密进行,倒不好随意让人通报,正在踌躇间,一个穿着笔挺军装的俊俏小军官走过来,问,你姓齐?齐恒陪着笑脸说,军爷认识我?军爷是?
    我是佛爷手下的张副官。
    齐恒松了一口气说,刚要说,我要见佛爷,就听到对方问,来干什么?
     齐恒赶紧说,我来送图的。
    小军官拧着眉毛,一脸严肃的说,真是你。跟我来。
    齐恒答应着是,跟着往里走。一路上,张副官抿着嘴一言不发,齐恒暗自感叹,这张大佛爷治军真是严谨,手下的副官不禁人才出众,而且懂事,不该问的一句不问。
    七拐八拐走进一处空房间,张副官忽然开口问,怎么做这个?
    齐恒张口结舌的说,做那个?
    张副官指着齐恒手里的锦囊包裹。
    齐恒看他脸上明明还带着稚气,却偏要做出老成持重的样子,开玩笑的说,长官要求,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
    张副官斜睨着他说,看你外表斯文,可惜了。
     齐恒暗忖,这个张副官莫非是看不起人,觉得自己身体羸弱,画不出准确的地形图,赶紧补充道,我体力好着呢,再说做这个也不全看体力啊,主要是看这里,他伸出食指点了点太阳穴。
    看着张日山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气,齐恒想这个张副官既然是佛爷的贴身副官,自然对下墓倒斗略有所知。齐恒对自己勘察墓穴查阅典籍的能力颇为自得,被这个俊俏的小副官一再质疑,心中不忿,说道,有机会一起切磋,张副官就知道齐某的本事了。
    张副官哼了一声,脸上露出羞愤的表情,说,恬不知耻。
    齐恒睁大杏核眼,还没来得及问何出此言,就看到张副官将手里的包裹扔到桌上,说,这个也是你的大作吧?
    齐恒诧异的解开,里面是两本蓝色封面的书册,他随手翻开,竟然是各种春宫图,他心思通透,立刻就明白,这小副官恐怕是弄差了,本着人生在世全靠演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精神,也不说破,笑眯眯的翻着,随口问,张副官都看过了?
    张副官本来严肃正经的脸上氤氲着一层红晕,面如桃李。
    齐恒指点着画面说,这本质量不太行,也就是普通兵油子看看,就不说姿势了,单说这画工,线条太粗糙,手法太生硬。和张副官的身份不符,看这个有些掉价啊,怎么也该选些好的。
    张副官看他还洋洋自得的讲解起来了,怒气冲冲的说,你就不能干点正经营生?
    这挺正经的啊,孔夫子说,食色性也,是个人呢,他就需要……
    齐恒的话还未说完,一个兵在门口急急火火的说,张副官,可找到你了。佛爷有要事,快去。
    张副官蹙着眉尖,大踏步走到门口,转身说,你可不要偷偷溜走,要不然有你好看。
    齐恒忍着笑说,张副官,小的不敢随便走,一定等着。

    张日山凌晨检查内务时,发现几个老兵凑在一起,神神秘秘的说什么今天就有新的可以看了。这几个人平日里懒懒散散的,今天怎么这么勤快,他手脚麻利的把几个人要藏起来的包裹抓到手里。
    这几个兵油子训练的时候被张日山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折腾的很惨,此时有一个大着胆子说,这个不适合小孩看。张日山就气别人说他资历浅年纪轻,更要打开包裹来看,看过之后果然闹了个大红脸,心中强自镇定的问,刚才说今天有新的是什么意思。
    几个人嗫嚅的说,每个月固定的时间,老齐会把新的画本送过来。今天就是约定好的时间。
张日山问清楚大概的时辰,就到军营门口逮人,没想到正碰到了齐恒。
    他一路走,心中暗暗可惜,那个人一副锦衣玉食的模样,怎么做这个,难道有什么苦衷?

    办公室,张启山一看到张副官进门,就说,副官,今天有一位齐先生要来送东西,你去门口接一下。
    齐先生?什么样子?
    张启山抬眼看向他的副官,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啰嗦了,往日只要吩咐下去,他嘴里只有一句干脆的话,是,我马上去办。
    张启山说,圆眼镜,穿一袭长衫,个子和你相似。在门口见到了不要张扬,记得悄悄带过来。
    说完张启山就低下了头,过了一会,没听到脚步声,他的副官还在那里站着,张启山想,这小子今天中邪,提高了声音说,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张日山脸上显出犹豫的神色,皱着眉头,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说,佛爷,属下不该多嘴,只是您要这种东西是不是不太合适?
    张启山看了副官一会说,你觉得不合适吗?我这是兵行险着,先试探一下。长沙九门势力庞大,我对他们的情况并不了解,只知道恐怕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团结。我私下登门拜访这位齐八爷,要求他把长沙周边的墓穴地形图详细的画出来,约定今日来送,到现在还没来。难道这位齐八爷当日答应我,不过是敷衍,心中其实另有算计?
    张日山问,佛爷,这位齐先生是来送地形图的?
    对啊,你快去,如果接不到人,我只能再去一次了,刘备三顾茅庐才请的动诸葛亮,我恐怕也要表现出点诚意来才行。
    张副官艰难的敬了一个军礼,匆匆出去了。张启山盯着他的背影,心中暗忖,我这堂弟考虑事情果然周到,心思缜密,竟然能想到我未言明之事,真是个可造之材。

    张副官推开房门的时候,齐恒正稳稳当当的坐在桌旁。
    张副官朗声说,齐先生,佛爷有请。
    齐恒慢悠悠的站起来,故意臊张副官,说,张副官,那两本书我给你搁桌上了,记得拿走,改天送你两本好的。说完,伸出手,在张日山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张日山的耳朵尖都红了起来,他低声说,你早就知道了,是吧?
    齐恒只管笑眯眯的看着他,张日山好看的桃花眼眼尾略垂,嘴唇抿起,说,我真是个傻子,还想着劝人不要做这种营生,有什么苦衷只管对我说。
    齐恒看他明朗的脸上露出难得的委屈神色,心中一动。张日山伸出胳膊,做了个手势,面色恢复如常,冷漠的说,齐先生,请吧。
    齐恒鬼使神差的凑近张日山的脸颊,不怕死的说了一句,有时间,记得去我府上拿书。齐恒,齐八爷,记清楚了。
    半年以后,齐恒的卧室,张日山站在床前,一边系衬衫纽扣,一边说,八爷,你还欠我两本春宫图呢。
    齐恒趴在床上,身体酸痛的动弹不得,恨恨的说,你这个小狼崽子还他妈用得着看书吗?也不知道你怎么知道那么多花样!
    张日山凑过去在齐恒的嘴上亲了一口,说,现在八爷知道张某的本事了?

评论 ( 11 )
热度 ( 58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