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春心荡漾(2)

  电梯:(1)

  张日山正在调酒,看到了径直朝吧台走过来的齐恒。他随手递给其他服务员,朝齐恒招招手。看着齐恒在吧台旁边坐好,凑过去,问,怎么,还不死心呢?还想和吴老狗偶遇?

  齐恒微微一笑,欠身站起来,凑近张日山的耳边说,不是。我昨天忘记说了,你一定要帮我保守秘密啊,对谁都不可以说,尤其是见到吴老狗的时候,一定不要走漏风声,要不然会败坏别人名誉。

  他身上带着股若隐若现冷冽的香水味,在喧闹的酒吧里,带着异样的洁净,直冲进张日山的鼻腔。张日山的耳垂不可避免的烧了起来,像是空腹状态下喝进一杯加冰的烈酒,身上凉的凉热的热,满室摇曳的灯光变成流动的银河,明知隔着千年万年,却感觉触手可及,让人生出揽入怀中的妄想。

  好半天,张日山才回过神来,他点着头,嘴角勾起一点轻笑,说,你对他还真好。放心好了,我的嘴可是很严实的。多少秘密都藏得住。

  齐恒心想,能谈那么多次恋爱,肯定不是一般人物,嘴巴不严的话,估计早被前男友前女友打死了。

  齐恒朝酒吧大厅里张望了一下,说,吴老狗看来是没希望了。我昨天过来发现这里帅哥蛮多的,想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交到朋友。

  张日山手放在吧台桌子上,胳膊撑着身体,说,你算来对地方了。想交朋友,到我这里来,就好比口渴的人见到了一片汪洋大海。

  齐恒两眼放光,看着张日山,脸颊上两个酒窝若隐若现,说,嗨,恋爱专家!我在这里等着,还是主动去打招呼?

  张日山看他跃跃欲试的样子,心里有点莫名的恼火,说,我的话你没听懂啊。大海看着都是水,真要喝一口,呛不死你,齁不死你。

  齐恒眨巴着眼睛,不解其意。

  张日山心里说,笨死了。以后要是跟了自己,一定要看紧,不然三言两语就让人拐跑了。心里转了个念头,又呸了自己两句,谁喜欢这种,单纯无知就是傻,相处起来太费劲,谁爱要谁要。

  接着凑近了齐恒,压低声音说,酒吧里这些单身的男人,一百个里有九十九个都是奔着一夜情来的。你到这里找那种厮守终生的爱人,简直是缘木求鱼,南辕北辙。

  齐恒扫视了一圈,压低声音说,那边那个穿黑色高领衫的怎么样,看着挺斯文的。张日山看了看说,趁早死心。他是这里最花花的,你看他那个自恋劲儿,恨不能一边喝酒一边照镜子……

  哪个呢?

  那个?那个!你不觉得他有点邋遢吗?polo衫的领子都卷起来了!

  齐恒笑得眼睛眯起来说,你眼光也太高了吧。嘴巴够损的啊。人家巴巴的往你这里送钱,还要被你说成这样!难道满场子就没有一个像样的帅哥?

  张日山腹诽,你面前不就有一个吗?

  齐恒继续说,我可没你那么高的眼光,我就想找个不要太自恋,重感情的就行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匆忙站了起来,说,你办公室有没有开门?

  什么?

  我去你办公室。说我没来。

  张日山一脸懵逼,看着齐恒顺着走廊走进后厅,他的目光停在走廊上,直到听到吴老狗的声音才反应过来,随口打了个招呼。

  吴老狗凑近吧台,问,嗨,张老板。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细条纹衬衫,带圆眼镜,圆眼睛,一笑脸颊上有两个酒窝,小虎牙,个子大概在一米八左右的帅哥?

  张日山心里哼了一声,想,好你个吴老狗,见了一面,就对人家的长相描述的这么详细,没少盯着看啊,真是色胆包天。不过他答应齐恒要保密,也不好多说,只能语焉不详的说,没见。

  吴老狗咋咋呼呼的说,奇怪了。哎,张老板,你真没见?是个特好看的男人,性格特别温和,说话又风趣,笑起来那两个酒窝……啧啧,工作能力也强,我给你说啊……

  张日山打断他的话,吴老狗,你可是有主的人。你这么夸其他男人,你家那位不生气?不吃醋吗?

  吴老狗说,怎么会呢?老解还让我多陪陪他呢,说他刚回国,人生地不熟的。

  张日山皱起眉头,说,真牛,你和老解都不是一般人。

  吴老狗继续洋洋自得的说,那是,我们家老解很大方的。说完,他冲着远处招手。

  张日山看着解九施施然走过来。他见过解九好几次了。但是没有一次这样发自肺腑的感慨,人的外表可以和内心有这样大的差别。这人带着方框眼镜,一本正经的表情,简直标准的老干部,开口就可以做报告的那种,没想到对待感情这么开放,这么……不拘小节……

  张日山感觉自己有些风中凌乱了,敢情自己白操心了,人家完全可以接受3P。他不禁在内心给自己点了个赞,幸好自己及时碰到了齐恒,斩断了他对吴老狗的好感,要不然小绵羊对着两头大色狼,那里是他们的对手啊。

  吴老狗勾着解九的给胳膊,对张日山说,张老板,走了啊。

  张日山问,不留下喝一杯,照顾我生意啊?

  吴老狗已经扭过身,说,不啦,你这里的酒死贵。我们现在是有家室的人,要节省。

  张日山看着他俩的背影,心里暗叹,真是一对狼狈为奸,又抠门的狗男男。

  张日山感慨完,刚想要从吧台里面走出去,陈皮就喊住了他。两个人是多年的死党,陈皮是武术学校的老师,前一段时间带着学生去外地打比赛,刚刚回来。

  两个人聊了好一会,张日山哎呀了一声说,我办公室还躲着一人呢,忘了把他叫出来了。

  张日山轻手轻脚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眼前就是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齐恒悠闲地坐在老板椅上,脚翘起来,搭在办公桌上,闭着眼睛,摇头晃脑的在听着外放的手机音乐。张日山心里暗暗好笑。

  齐恒刚进到办公室的可不是这个状态,他担心吴老狗和张日山一对质就穿了帮,自己要出糗,在屋里急得团团转,又不好出去看情况,好在没多长时间,他就接到了吴老狗的电话。

  吴老狗问他在哪里呢,怎么没在张日山的酒吧。

  他随口胡诌了个理由,吴老狗就说,自己和解九正好路过酒吧,想看看齐恒的情况,既然不在,那就先回去了。

  齐恒当然是满口答应,让他们俩个不用等他了,回家休息就行,自己忙完了,还要去张日山的酒吧逛逛。

  挂了电话,齐恒长舒了一口气,心说,这撒谎骗人简直太耗费精力了。张日山,老子为了你可花心思了,不信拿不下来。

  他环顾四周,跌在张日山的老板椅上,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好,马上又想起了张日山会进来,又急急火火的站起来,找了张普通的会客椅坐好。

  按照他的设想,张日山肯定会很快走进来,安慰他,不要太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他就可以趁机打探张日山的恋爱经历啦,喜欢的类型啦,如果进展顺利的话,还可以拉拉小手,靠靠肩膀啦,反正人伤心的时候是很需要安慰的嘛,何况他这种单纯无知的人设呢。

  谁知道,张日山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进来,齐恒不禁悲哀的想,看来张日山压根是忘记自己办公室里还有个人了。自己就这么笑嘻嘻的走出去嘛,不符合人设啊,可是老是不走的话,等到半夜,张日山进来说一声,我操,你怎么还在这里,岂不是尴尬死?走还是不走,这是个问题。

  他在里面纠结了半天,心里愤愤的想,我就不信你想不起来,老子今天在这里和你耗上了。如果张日山进来的话,自己就说是伤心过度,想一个人呆会,所以就一直没有出去。打定主意,心情放松下来,齐恒就踱步到宽大的老板椅上,歪七扭八的坐好,过了一会,又把脚搭到了办公桌上,又过一会,把手机的外放音乐也打开了。

  张日山由上往下俯视着齐恒,长长的睫毛随着音乐的微微翕动,水红色的嘴唇丰润的翘着,偶尔合着音乐吐出两句歌词。衬衫领口系的很严实,只开了一粒纽扣,只露出白皙的脖颈。手肘支在老板椅的扶手上,手掌托着腮,老板椅还在微微的转来转去,像是自得其乐的孩子。

  办公室门口的一声咳嗽,惊醒了看的人和被看的人。张日山尴尬的看着门口坏笑的陈皮,齐恒则是茫然的看着两个人,只有手机里的音乐还在声嘶力竭的唱着“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下午有事,先放上来,明天再补……

   最近看了一点《夏至未至》,被小白圈粉,文章走向越来越傻白甜了……

评论 ( 5 )
热度 ( 42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