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八】风继续吹(2)

  张日山和齐恒一前一后穿过C大的校门,往校园里走去。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张日山才停住脚步,在一条青灰色的石凳上坐下来。齐恒挨着他坐下,喃喃自语的说,这里可真美。
  石凳前面是一片淡黄色的花丛,四瓣的花朵层层叠叠挤在一起,柔和的浅黄色和天上朦胧的圆月呼应,花丛中传来一股清幽的香气。
  齐恒忍不住问,小山,这是什么花?这地方我来过,怎么没注意呢?
  张日山说,月见草。只有在月亮出来的时候才会绽放。白天的时候,花蕾都是紧紧闭合的,晚归的人才会发现。
  齐恒说,不愧是搞艺术的,有一双容易发现美的眼睛。
  谁叫艺术?男的女的?
  齐恒哭笑不得说,小小年纪瞎说什么。叔叔和婶婶身体还好吧?
  我爸妈都去世了,我现在跟着伯父伯母。
  齐恒吃惊的张大了嘴,反应过来之后,连声说对不起。张日山打断他,说,没事。过去很久了。你呢?
  齐恒本来想和张日山聊聊当年一起相处的趣事,听到张日山说父母已经去世了,倒不好再提过去,怕惹得张日山伤心。赶紧接过话头,说,上学毕业工作,就那样吧。我现在是S大中文系的老师,住的房子就在S大附近,有时间去家里玩吧。
  张日山点着头,说,我知道。齐恒挑着眉毛,惊讶的嗯了一声。张日山说,上次在火车上,你和你男朋友聊天的时候,我听到了。那个是你男朋友吧?
  齐恒点点头说,我和成轩竟然说过这么暴露隐私的话?
  张日山听他也不反驳,心里觉得又苦又涩,说,你们两个只顾着秀恩爱了,哪里还会顾忌到旁边的人。
  齐恒伸出手摸了摸张日山的眉心,说,你和我换座位的时候,扭着头走过去,我当时就觉得那个人是你。小男孩长成了大男孩,脸型轮廓变得硬朗了,但是眉眼没怎么变,还是那么漂亮。这么多年,我都没忘记这双眼睛。8岁的小男孩怎么会有那么一双灿若星辰,波光潋滟的眼睛呢?在车上的时候,我和成轩聊天的时候,故意说我认识一个叫张日山的小男孩,我想你当时应该听到了,怎么没有反应呢?火车到站不打招呼就急匆匆的走了?
  张日山说,哼。我现在是个穷学生,我怕有人觉得我乱攀亲戚,想要占便宜呢。你那个男朋友呢?晚上也不去约会吗?
  齐恒说,成轩是个工作狂,我们每周见面的时间并不多,在火车上碰见那次,是他专门请假陪我出去玩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嗨,你小小孩估计也不懂这些。
  张日山不紧不慢的说,齐哥哥,我过去看过一个欧洲的电影,我讲给你听听。有一个女人,她的丈夫是个特别稳重诚实的人,顾家,对她也非常好。这个丈夫只有一个小小的嗜好,就是每周三下班之后会直接去打棒球,而且需要打通宵。
  后来,丈夫死了,妻子非常伤心,因为太过思念丈夫,每个周末都会去墓园送一束鲜花。有一次,有事情耽搁了,直到星期三傍晚才有时间,妻子急匆匆的赶到墓园,发现墓碑前已经有一束美丽的鲜花了。她很好奇,忍不住去问墓园的守墓人。守墓人说,鲜花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送来的,那个女人自称是逝者的星期三妻子。妻子回到家,找出棒球,狠狠的砸在窗玻璃上。
  齐恒听完,静默了一会,笑起来,说,你看的一定是那种很闷的欧洲文艺电影吧。现在人不都是这样吗?别说我们这种同性恋人了,就是夫妻,一周见一次面的也有啊。你看,你白天上课,晚上上班,女朋友恐怕只能周末才能见到你。但是你不能说你不爱她吧。
  张日山淡然的说,我没有女朋友。
  齐恒说,我是打个比方。你现在年龄还小,还没心思考虑感情的事儿。将来就知道了。
  张日山执拗的说,我不小了。我现在已经快20岁了。
  齐恒故作惊讶的说,你数学也太差了吧。你现在顶多18岁。怎么就给靠到20岁上去了。只有小孩子才嫌时间过得太慢,总是把自己的年龄往大了说。
  张日山说,我的确嫌时间过得慢……自从8岁那年认识齐恒,他就想自己能快点长大,尤其是齐恒走了之后,那时候家里都比较清贫,他也没有什么零花钱。他整天盘算着自己怎么才能挣到钱,等他长大了,有了时间有了积蓄,可以自由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就可以找到齐恒。齐恒也不会再用看孩子的眼光来看待自己了。
  进入大学之后,他就开始做各种兼职,因为有画画设计的底子,他找的兼职工资都还不错,过得却非常节省。他攒下了一部分积蓄,看着卡里的钱,心中总感觉离齐恒好像更近了一步。
  可是从火车上看到齐恒和他男朋友之后,他的心里好气,从火车站出来之后,气鼓鼓的打了一辆出租车,心里想,攒钱有什么用呢,他的齐哥哥早就和别人双宿双飞了,不过把他当成一个爱发脾气不讲道理的小坏孩,对着男朋友忆苦思甜的一点记忆,活跃气氛的谈资。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呼呼喘气的张日山说,小伙子,要去那里?张日山毫不犹豫的说,我要去S大。说完他就愣住了,他刚从火车上听到了齐恒的消息,S大中文系的老师。喜欢一个人像是在自己的心尖尖上装了个探测雷达,对方的一点点消息都会引起剧烈的波动。他在嘈杂的车厢里可以毫无障碍的听到齐恒和那个男人在聊什么,所有信息直达他的心底深处,他可以随时将他们轻松调取出来,甚至是情不自禁的说出来。
  齐恒问,人只有在不开心的时候,才会觉得时间过的很慢,长的好像没有尽头一样。我也曾经有那么一个阶段,算是青春期迷茫吗?
  张日山说,16岁的时候吗?
  齐恒看看张日山说,是。真是人小鬼大。我那时候真是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看着你漫山遍野的跑,像一头不知道疲倦的小豹子,还有那些胡闹捉弄,倒是让我感觉到活着还算是有点滋味。
  张日山轻笑了一声,问,齐哥哥,你那时候为什么会去我们那里?
  想知道?因为我对我爸妈说,我喜欢男孩。他们两个接受不了,认为我是日子过得太舒服了,让我吃点苦就好了。他们想的很简单。
  后来呢?
  我在你家里住了一个多月,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只考虑自己的感受,强迫他们去接受这样的事情。我这样做,相当于把自己的精神负担转嫁给了他们两个人。然后,我就回去了,向他们道歉。他们见到我很开心,以为我想通了,后来知道我只是想道歉而已。就为我安排了心理治疗。他说到这里语焉不详,显然不想再深谈下去。
  沉默片刻之后,齐恒说,老是说我的事情了。你呢?叔叔婶婶什么时候去世的?
  张日山干脆的说,我不想谈这个。齐恒愣了一下,两个人颇为尴尬的对视着,十年,会让熟悉的亲人恋人变得陌生疏离,何况是两个年龄差了八岁,只有一段萍水相逢的关系的两个人呢。张日山忽然觉得很悲哀,他过去的依恋也许不过是幻影,面对真实的齐恒,他以往的心酸孤苦根本没有勇气开口。
  齐恒换了轻松的口气问,你在C大设计系?大学几年级?按照年龄来算的话,不是大一就是大二,看你的状态呢,比较像大二,我猜的对不对?
  看着张日山点点头,齐恒说,那你,停了一下,问道,缺不缺钱?要不要我……
  张日山从石凳上站起来说,不缺,不需要。我要回宿舍了。再晚宿舍楼门要关了。
  齐恒也赶紧站起来说,小山,我真是关心你。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明天晚上你还去上班吗?我去取照片的时候,等你下班,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看着张日山不答应,齐恒拉着他的手臂说,走吧,宿舍要关门了。
  张日山挣开齐恒的手臂,从花从里釆了一枝,递给齐恒。齐恒接过来,端详了一会,开玩笑说,采花大盗?张日山也不吭声,自顾往前走。
  到了宿舍楼门口,齐恒站住了,他用热切的眼神望着张日山也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失望的说,小山,你这么不想见我吗?是不是很后悔被我认出来啊。要不我明天拜托朋友取照片吧,这样就不会打扰你了。
  张日山终于有了反应,说,我想见你啊,怎么会不想见呢?
  齐恒开心的抱住他说,我就知道,你从小就这样,刀子嘴豆腐心。小山怎么会讨厌我呢?
他急匆匆的松开怀抱说,对不起,小山,我太高兴了。你快回宿舍吧,我明天晚上去找你哦。接着退后几步,站到了宿舍楼旁边的大树下,冲张日山摆着手告别。
  张日山笑笑转身进了宿舍楼,他的手心里早就出了汗,湿漉漉的发着热,他等这个拥抱等了这么久,没想到结束的这么匆忙凄惶。

  @十四 看我多勤快~~

评论 ( 23 )
热度 ( 23 )

© 茗茗的未来 | Powered by LOFTER